我们的第四权

18世纪英国把自由媒体称为第四权,笼罩政府的三权。它可影响政策辩论,甚至在庄严的国会外,创造自己的辩论。

在我国,第四权有些许结巴,因为某些媒体被视为与政府部门无法分别。因此,最近数十年,由律师公会继承衣钵。

大马律师公会

大马律师公会明确14个目标之首,是维护正义,不考虑自身或会员利益、不受恐惧或优惠影响。

如果一名公会会员是商会或政党职员、国会下议员、上议员或州议员,甚至是任何地方当局成员,就无资格加入律师理事会(处理公会事务的票选会员)或律师委员会。他们追求独立,及被视为独立。

依我看,他们认为为会员服务就是为良好施政、社会和专业服务。未有比之更全面的努力了!

律师理事会有42个委员会。四分之三专注于福利、教育、执业等。获得聚光灯的是涵盖公众利益关系的四分之一。

每当律师理事会反对某个立法或修法,他们被视为“反体制”,而忘了只有体制有权力采取行动。又因政府牢牢约束国会议员和往往有限的媒体版位,律师理事会必须积极推动公众讨论。

类似于法治,当局忘了自身责任时,律师理事会就行动。实际上,它是政府管束大小拿破仑的“催票”行动!指出明显违背或滥用时,律师理事会反而被标签为反对党支持者。

大马律师公会不是良好施政意愿的天然盟友吗?

意外的律师

在3月15日年度晚宴和舞会上,公会卸任主席梁肇富在演讲中说,历届主席警告他,当主席没有准备措施。任职各种委员会和副主席共15年多后,他认为他知道自己投身到什么事业中。

他说:“主席的工作与公会的职责、价值观和原则有关。是维持公会满足会员和公众要求和期望的工作和责任。”甚至远远超越了全职职位。

主席职位限于两个连续的1年任期。梁肇富的任期是2013-15年。

公会主席拥有相当(正式和按惯例)的影响力。他要应对负责法律的内阁成员。公民团体和大学在永恒的对话模式。是大多新代表团团长的停靠港。还有演讲的约定……1962年,梁肇富生于怡保约30分钟车程外的华林。父亲是英华学校(ACS)的老师,决定从商,1968年移居八打灵再也。

在八打灵再也乐圣中学,他是理科生,大学选修生物物理。父亲介入,提出莫纳什大学经济系和美国工商管理硕士,那是80年代的潮流。1984年,他完成经济和哲学文学士学位。

离开到美国前两周,父亲同意他读法律。1985年,他登陆英国,获得莱斯特大学入学资格。在庆祝晚宴上,有人说服他有数名知名校友的诺丁汉大学才是首选。接着,他采取即兴的冒险动作,成功进入诺丁汉大学。

梁肇富获得法学士学位(1988年),成为英国林肯学院律师公会(1989年)、大马律师公会(1990年)会员。这是前主席进入法律国度的意外之旅。

他清楚自己要当副检控官为国服务。1988年司法危机协助他完成梦想。他加入私人律师行的诉讼和纠纷解决部门。

另一场意外让他觉悟,凡事理所当然是如何不智。因一场曲棍球赛的严重瘀青,医药检查发现视神经正后方的良性肿瘤。不治疗可能导致失明。近一年治疗后,他选择动手术。

被推到手术台时,他最后一个想法是没有时间与所爱的人说任何话。因公共交通改期,梁肇富未能先见到父亲。

不久后的1994年,他遇到大马律师公会三届主席拉惹阿兹(1936-2011),让他对慈善的公众利益案件有兴趣。那时起,他不再认为任何事情是理所当然。

关于法治

“大马法治正遭严重攻击,并非来自任何外力或国内罪犯,而是来自国家当局。国会立法和警方执法的方式,破坏了民主、正义、公平和法治的原则和价值观。法律和权力遭误用和滥用来骚扰、恐吓、威胁和恐袭大马人。大马在变成(很多人说已变成)集权和警察国,法制胜过法治。不过,只要大马人心里有正义、公平和自由,法治还是有希望获胜。”(梁肇富,2015年5月4日)

附笔

他曾任蔡律师行(1990加入)的经理伙伴。2007年起,他“休假”参与公会时,伙伴提供全薪和津贴,表示全力支持。

为总体良好施政和社会,对公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我想大马政府老早就该给予正式认可。

这名公会退休主席将受封限量的PJN联邦拿督勋衔。

(详祺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