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遭盗住址借贷 阿窿逼债新屋主当灾

(新山5日讯)前屋主二度盗用住家地址借大耳窿,新屋主被当代罪羔羊,住家遭阿窿泼红漆、丢冥纸甚至用铁链锁篱笆门,不仅蒙受金钱上的损失,一家人也饱受精神折磨。

张健成(33岁,技术人员)在5年前买下实达英达花园一栋双层排屋,与太太李丽虹(33岁,家庭主妇)及一对6岁双胞胎女儿搬入居住,直到去年10月遭大耳窿首次泼红漆,才惊觉住家地址遭前屋主盗用来借贷。

张健成说,大耳窿于去年10月17日首次前来住家泼漆恐吓,他在凌晨4时起身欲前往新加坡工作时,发现大耳窿留下借贷人郑氏的姓名与身分证号码,与该屋买卖合约上的前屋主是一样的。

他表示,他按照阿窿留下的电话打回去,并告诉对方自己不是借贷人,不要再骚扰他。

“第一组阿窿还算明白事理,接电话的说会告诉他老板,之后就再也没有上门骚扰,直到最近4月30日,来了第二组大耳窿上门泼漆,他们态度强硬,比较蛮不讲理。”

上门泼红漆铁链锁门他表示,第二组上门泼红漆的大耳窿更为“凶悍”,除了朝屋内丢了3大包漆弹,还撒了写上充满恐吓意味的字句,包括“出门小心一点”、“不得好死”之类,令人深感恐惧。

“他们还把我家的篱笆门用铁链锁上,我们打电话给警察求救,警察上门来帮我们将铁链剪开。”

他指出,第一组大耳窿要求前屋主郑氏偿还约2万新币(逾4万8000令吉),第二组则要追讨3000新币(逾7650令吉)。

事主:提供电话号码
阿窿要求“抓”前屋主

据事主张健成所知,两组大耳窿皆来自新加坡,前屋主郑氏是在新加坡当装修商。

他认为,大耳窿是拿借贷人没有办法,才拿他当代罪羔羊,新加坡执法严厉,上门泼漆的阿窿被逮捕罪成,是要被判坐牢8年兼鞭笞。

他透露,两组阿窿都提供他前屋主郑氏的电话,要求他合作将对方“抓”出来,阿窿的要求令他觉得很奇怪。

“我曾经2度致电给前屋主,他声称我打错电话了,我请朋友试探他说要找他装修,确定就是他本人,只是他否认而已。”

前屋主行为孤僻

他说,5年前用22万令吉买下该房子,前屋主都是委托房屋中介处理买卖事宜,尽管要求见面,对方都一再找借口推辞。

他表示,根据邻居透露,前屋主一家人行为孤僻,很少与邻居打交道。

担心家人安危
事主二度被骚扰报案

事主张健成表示,两次被骚扰皆有向警方备案,他亦告诉有关大耳窿,不要再浪费油漆,因为他不是借贷人,亦不会代替对方还钱。

他指出,被泼油漆需要清理,第一次花了600令吉买“水枪”清洗屋子,最近这次大耳窿用比较“好”的油漆,导致汽车需要重新喷漆,花费超过1000令吉。

此外,由于他每日需到新加坡工作,家里只剩下太太与一对女儿,家人的安危也令他担心不已。

其太太李丽虹表示,一对6岁的双胞胎女儿也饱受惊吓,不明白为何有“坏人”在他们家乱丢东西。

“如果前屋主继续盗用我家地址借大耳窿,我们最坏的打算就是搬家。”

张健成是在马华地不老区投诉组主任黄有益与班兰村长沈德祥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被骚扰的经历。

黄有益表示,该投诉组处理过无数关于大耳窿上门骚扰的案子,用假地址借贷的例子不计其数,相信大耳窿也非常清楚。

他暗讽有关非法借贷公司必须“加强”作业方式,不要再殃及无辜,并强调会要求警方加强事主住家一带的巡逻,确保事主一家的安全受到保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