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足红尘:天佑尼泊尔

尼泊尔地震,遇难人数仍不断攀升。

在首都加德满都有我的朋友NJ,他其实是我们的向导。我去过尼泊尔两次,都由他接团。第一次去是徒步登山,由他带路,一连走了4、5天,登上了几座逾3800米高的山。每晚都在山上简陋的小客栈投宿。山上刺骨的寒冷感受,我至今仍点点在心头。第二次是去西藏,从加德满都飞拉萨,然后陆路经樟木出境回到加德满都。整个行程从策划到安排,全由NJ负责。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NJ很负责,有他便什么也不用愁。我们最常对他说的话是:“NJ,你办事,我放心。”不是要他安心,而是我们发自内心的赞叹。

从来都不是殖民地

NJ很喜欢上网,常给我发邮件,用英文写些有趣的事情,他的英文是自学的。10年下来,他的英文越来越好,好在浅白而准确。好几年前,他已经加到我们的面子书上来,成为朋友圈内的好朋友。对于上网的热情,他真的是十年如一日,他的面子书比谁都活跃;网志不断,总有许多好东西分享。有时我真的有点嫌他烦。

地震后,面子书上没有了他的新消息,他忽然消失掉了。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担心,我也不知哪来的信心,肯定他会安然无恙。加德满都成了重灾区,哀鸿遍野,断水断电一片废墟,网络中断在所难免。那我就等吧,相信很快他就会出现,然后用他的镜头告诉我们他的家国与同胞,受重创后如何坚强地在废墟中站起来。

尼泊尔,这个在雪山环抱中的古老国度,她贫穷而落后,没有什么可称得上是发达的;现代两字似乎与她没关系。但是她有很古老的文明,悠久的传统文化,而且得天独厚,世界上10座最高的山峰,她独拥8座。更值得骄傲的是,与她毗邻的印度,那么大的一个国家也曾沦为“英属印度”。而尼泊尔却从来不是任何一国的殖民地,席卷全球的回教势力尤其不曾入侵过这个小国。所以直到今天,尼泊尔仍然保留着悠久的传统文化与宗教。

宗教彼此融合

但是在尼泊尔,即使你不是很留意,也不难察觉到在这里宗教是彼此融合的。在许多佛寺和印度庙里,互相融合是那么地自然;比如座落在加德满都市内的宝达纳特是属于藏传佛教的佛塔,并号称为世界最大的覆钵体圆状佛塔。尖塔的四面,每一面都绘有一双佛眼,四面总共八双佛眼啊,是何其地显著。旁边还悬挂着一串串迎风飘扬的五彩经幡,幡上印满了佛陀的教言和经咒。然而在佛塔的一隅却供奉着象鼻人身的印度教的神像。可是并没有人觉得这是相悖的,反而给人一种宽大为怀的感觉。

漫步在加德满都,不论是在大街还是小巷,无处不尘土飞扬,可是却丝毫不影响你的心情,因为你看到的是一朵又一朵的微笑,绽放在男女老少的脸上。不时还会有人向你问好:Namaste。

人生生死循环

落日时分,长着眼睛的佛塔下面,来了许多转塔的人。那是每天必做的功课,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仍记得许多年前的那个雾霭沉沉的黄昏,我们去宝达纳特佛塔,目的是看晚祷的转塔仪式。看了一会,感觉心里有股莫名的感动,不由地跟随着手摇经轮或念珠转塔的人后面缓步绕行……。灯都亮起来了,可在暮色中的宝达纳特佛塔,它的白色真耀眼啊,就像远处的雪山那么亮丽。

昨天的报纸,一个失去18名亲人的灾民忍住泪水说:“我谁也不怪,这是人生的循环,我们必须接受人总有一天死亡的事实。”在灾难的面前,他这样看待生死,我觉得他征服了的是他自己。

天佑尼泊尔,天佑NJ。我等他的电邮,我有这个信心。

附注:刚把文稿发去给主编,就等来了NJ的电邮:我还活着,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