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该赶尽杀绝!

因一场夺去人命的洪灾,在金马仑高原展开铲除非法农耕地的“象牙行动”至今4个月以来,已从最初的铲除高原顶端破坏生态环境的大型非法农场,变质到连山脚下农民种植了几十年,持有临时地契的小型菜园也不放过。

当地农民震惊的是,国家森林局在多年前静悄悄把部分拥有临时地契的山脚下农耕地划为森林保留地。政府展开“象牙行动”以来,摧毁的大小菜园已超过千亩,受影响的农民不少过2000人。农民所蒙受的损失,从农耕设备(每亩至少十万令吉)与农作物,估计超过数亿令吉。跟农耕与农民生活有关的周边行业,如农业五金、肥料农药、运输与百货餐饮食业,也连带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农民不知道这项“有杀错,没放过”的象牙行动会延续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拥有临时地契的山脚下小型菜园将在这种赶尽杀绝的“象牙行动”下被摧毁;而在这项“象牙行动”过后,在雨季来临时,没人敢保证土崩洪灾不会再度发生。但是,金马仑高原这个著名旅游胜地的农业、经济及地方上的发展遭受重创,已是不争的事实!

菜园摧毁农民断炊

农民菜园被摧毁,收入来源断绝,政府又没有另觅土地让他们在熟悉的农耕行业重新起步;或为农民安排技能培训或拨款让他们从事其他谋生行业。面临断炊之境的农民,更不知要何去何从?

讽刺的是,官老爷却天天在高喊要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的先进国,又说什么要提高农民的收入,这些口号与承诺,对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香港资深媒体与评论人梁文道在一篇“农民如何成为盗匪”一文中这样写到“古人一定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今天这个世界有四分之三数以亿计的饥民是住在农耕地区,那些土地就算不是顶级,起码也肥沃,他们为什么不耕种,为什么不自己下地?他们是不是太懒?西非利比里亚的Pa Sando就是一个能说明问题的好例子……一位乡村地区的酋长本来检可可豆检了30年,但现在他再也无法回到他所熟悉的那种生活,因为他那片从他祖父开始经营的可可园,已被一家马来西亚公司收购了……这一切原本全是我的,但它们现在走了,在整个土地转让过程里,没有协商,没有议价,根本没有人问过他一句话,那是政府和这家跨国集团的私事。

加入叛军沦为盗匪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军警闯入,看着推土机铲走那祖传的可可林……然后,人类熟悉的血腥气味又开始在空气中传播开来。失地的农民成了国家安全的威胁,或者自己起义,或者加入叛军与激进组织,他们甚至干脆沦为盗匪……”

文章的这一段叙述,是不是和金马仑的“象牙行动”以及国内非法耕农的境遇很相似?不同的是,这里的非法农民虽然是非法,但他们都很守法,他们虽然同样面对军警护送铲泥机进入他们的园地里,铲除他们的农耕设备与农作物而失去一切。但是,农民不会自己起义,更不会加入叛军或激进组织,他们只是希望政府或社会党团人权领袖能协助他们,要求政府停止“象牙行动”放他们一条生路,或另觅一片土地让他们继续从事老本行来过日子,就这么简单!

讽刺的是,当政府为了美化市容要清除市内的乞丐与流浪汉或流浪猫狗或有人虐待猫狗等动物时,人权组织或爱护动物人士就站出来打抱不平。几十年来,当农民流血流汗所种植的农作物与农耕设备被当局无情的摧毁时,又有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农民尤其是所谓的非法农民,在政府眼中或人权组织与善心人士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文,更是可有可无的一群。农民不是贱骨头,这一切都不是农民所要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