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增加‧行善不减 消费税无阻施医赠药

(吉隆坡4日讯)消费税杀到,慈善机构施医赠药活动不减反增,秉持“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精神,继续帮助弱势团体。

自从我国于今年4月1日全面落实消费税后,不少行业和领域的营运成本增加,连带中西药业均受影响,雪隆区不少涉及施医赠药的单位或组织的运作费用也应声上扬。

尤其面对马币贬值和消费税两者冲击,慈善和福利机构的助人计划也受到影响,但基于要帮助有需要的人,而非增加他们的负担,大部分慈善机构仍会履行社会责任,继续施医赠药,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南洋商报》记者抽样访问几个慈善机构负责人,他们声称消费税确让很多人乱了手脚,包括弱势群体,因为这群人很大部分都需求医问诊,药物和医疗器材被征的消费税,会转嫁到他们身上。

政府忽略弱势团体

受访者说,这导致需要援助的弱势群体更加无力承担,而政府一边厢说会照顾弱势团体,却没有真正了解他们的需求,此举让人无奈。

政策不清令人混淆

受访者也对政府的指示感到模煳,不晓得哪些物品征收或豁免消费税,因此惟有见步行步。

受访者指出,缴付税务是人民应该做的,不过政府还未准备就绪,就匆匆开始实行,增加人民的烦恼。

有基金不愁经费

他们也说,经费通常来自乐捐者,因此都需要根据捐款来决定该购买哪一些必需品;不过,有些机构则有基金负责,因此不愁没有经费。

无论如何,慈善机构的用意就是要施医赠药给弱势群体,施医赠药是慈善的活动,因此不会减少。

药费更昂贵——吉隆坡社会福利慈善协会主席●曾国龙

落实消费税增加各阶层人士经济负担,弱势群体更加没有能力承担昂贵的药费。

因此,我们不会因为消费税,而减少施医赠药的数量,秉持着“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精神,帮助有需要的人。

税制仍混乱——爱关怀之家总干事●林国强

除捐赠以外,我们也有环保及回收,政府没有给予明确的指示,我们不晓得哪些有征收消费税和豁免而感到混乱,如今惟有见步行步。

我并非反对消费税,若人民有能力就应该缴付消费税,因为国家是我们的,不过政府仍未准备好就开始,只管把问题抛出来让人民解决,让我们感到烦恼。

政府表示会照顾弱势团体,却没有看见后者的需求,只管随心所欲,让我们大感无奈。

行善应免税——圣约翰救伤队联邦直辖区区域营运指挥官●姚健明

乐捐者施医赠药就应该豁免消费税,若有提供服务如对方要求我们为某活动支援,征收消费税是合理的。

我们目前有11辆救护车,每年需要检查两次,若征收消费税,将增加我们的经济负担。

医费双打击——修成林佛教寺院中医部顾问●谢裕元

虽然我们的捐赠是视需求而定,不过医疗品的成本肯定增加。

主因是美金兑马币的汇率,如今加上消费税,简直就是双重影响。

基金为靠山——甘露亭义工●陈添发

我们的经费有基金作为靠山,也有捐赠者的乐捐,因此就算乐捐少了,仍可依靠基金。

基金的资助对我们来说比较长远,若乐捐的话只能应付目前所需要的,不过相信逐渐会减少。

消费税让更多人无法负担医疗或医药费,因此身为慈善机构的我们更加需要提供援助。

会员乐捐助——半山芭扶轮社社长●赵子仪

消费税对我们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会员也会乐捐资助经费,让运作一切如常。

虽然落实消费税增加公众的经济负担,因此我们会履行社会责任,增加施医赠药的次数,帮助有需要的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