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科亲商措施见效 印尼外资承诺创新高

印尼今年首季获得的外资承诺创新高,这也是佐科新政府执政以来第一个完满季度的表现,对总统佐科提振国家经济的努力是一大兴奋剂。

印尼投资协调局局长法兰基在雅加达表示,由于印尼盾贬值,今年首3个月流入印尼的外资同比增加16.9%,达到12.5兆盾(约356亿令吉),创下历来单季外资流入最高纪录。他说,已经批准的外资增长了14%,也比前一个季度10.5%的增幅更高。

佐科去年10月20日宣誓就任后采取了一系列亲商措施,包括简化准证申请程序等繁文缛节、加速提升港口与道路等基础建设,同时加强肃贪力度,今年首季的引资效果可视为外国投资者对佐科政府施政的正面回应。

佐科上任后以来一再宣示希望在2019年的任期结束时,印尼平均每年能取得7%的经济增长率。印尼去年经济增长率为5%。

印尼宝玉银行经济师约书亚说:“虽然印尼盾币值贬值,不过外资流入的情况还算不错。……外资大量流入,显示投资者对上任后展开结构改革的佐科寄以厚望。”

印尼投资协调局说,新加坡、日本与韩国是上个季度最大的三个外资来源地。预料这三国4月至6月对印尼的投资还将因各种税务优惠配套而增长16%以上。

基建官僚区域最糟

报道说,印尼是中国、印度、美国与欧元区之外,全球人口第四大的单一货币市场。不过,印尼也有着本区域最糟的基础设施与官僚体系。印尼总统佐科虽誓言进行改革,但印尼在世界银行商业环境排行中仍相当落后,189国中位居第114名,仅较去年攀升3个名次。

根据世界银行《2015经商环境报告》,印尼在全球189个经济体中排名114,落后于马来西亚约100个位置,也比越南落后30多个位置。

美国银行美林驻新加坡经济师蔡学敏说:“印尼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卖点,在于它的人口规模、具竞争力的工资,以及规模庞大且增长快速的国内市场。”

至于投资印尼的风险,他说:“如果(印尼)政府的行动不够快,当地基础设施的瓶颈将导致外资却步。”

基建融资高达1.8兆

基础设施落后已成为印尼经济发展的巨大瓶颈。印尼历届政府都把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施政重点,但由于资金匮乏,众多基建规划一直进展缓慢。

印尼前任财政部长巴斯利表示,印尼必须对外展现改革成果,其中,最具吸引力的就是基础建设的融资需求庞大,约5000亿美元(约1兆7936亿令吉),而印尼国内的金融产业只能提供约15%的额度。

放松对外资管制

另一方面,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近日宣布,将从今年4月开始放松对外国资本的管制。

该委员会主席弗兰克‧斯巴拉尼表示,印尼政府注意到日本、中国等主要投资国在印尼的企业及投资者持续抱怨印尼对外资限制过多,为鼓励外资加大对印尼的投资,故决定从4月始从本国部件使用率、投资额度、用工规模、出口产品占比等方面放宽外资准入条件。

新加坡成最大外资

印尼是备受本地企业关注的海外市场之一,新加坡投资者今年第一季在印尼市场投资了12亿美元(约42亿6000万令吉),使新加坡继续成为印尼最大外资来源国。

印尼驻新加坡大使安德里表示,印尼今年第一季吸引的外资总额高达356亿令吉,比去年同期增加16.9%,创下印尼史上最高纪录,其中,新加坡是最大外资来源,共投资了12亿美元,占投资总额12%。

新加坡企业去年共投入58亿美元(约206亿令吉)的资金,占印尼总外资的24.5%。

一站式服务简化程序

安德里表示,印尼政府将继续推出各种不同的措施吸引外资,其中包括提供一站式的综合服务,帮助简化外国企业在当地的执照与准证申请程序。

他说:“为了简化投资者申请执照的程序,我们通过印尼投资统筹机构(BKPM)成立了一站式的服务,有关服务也备有网上系统,集合20个部门与机构,让投资者不需要再到各别不同的部门提交申请或领取准证与执照。”

他指出,曾有外国投资者认为印尼的准证与执照申请程序太繁琐冗长,他希望通过改善有关服务,为投资者带来便利。

中日抢分经济大饼

外国投资者在印尼的“蜜月期”或将由中国和日本投资者激起新高潮。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印尼总统佐科分别到访日本和中国,首要任务就是吸引两国投资,以给印尼经济带来进一步增长的动力。

汇丰银行亚太工程和出口信贷部门主管卡梅隆早前表示:“这显然是符合印尼利益的,因为这在印尼基础设施管道上形成健康和激烈的竞争。观察印尼基建需求的规模,就可以发现大量的机会。”

得利于人民币国际化

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CIMB)一份报告,印尼将从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获利。

“双边关系的升温,印尼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以及强劲的基本面都是支持。”

报告指出有两个因素很可能促进资金流,即中国保监会扩大保险企业海外投资范围,以及印尼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中国保监会3月发布了《中国保监会关于调整保险资金境外投资有关政策的通知》,拓展了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受托投资范围,将其受托集团内保险资金投资境外的市场,由香港扩展至2012年10月发布的《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允许的45个国家或地区金融市场。

瞄准交通公共制造业

《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企发局东南亚司副司长林燕燕表示,印尼在交通、公共事业与制造业方面拥有很大的发展潜能,是中小企业可以把握的商机。

她说,除了码头与机场,物流业务市场也是企业可以发展的方向。新加坡企业如叶水福集团(YCH)和万里龙物流都成功在那里开展业务,而物流业务并不仅局限在雅加达或雅加达西部而已,码头与物流业务的市场遍及整个印尼。

盼中国加大投资

佐科在3月访华前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印尼需要3000兆印尼盾(约8183亿令吉)基建资金,今年印尼将划拨290兆印尼盾(约792亿令吉)用于基建开发,这一数字创历史新高。

他说,中国在基建领域拥有丰富的技术经验以及一流的施工速度,希望中国能帮助印尼,加大在公路、铁路、电力、港口等基建领域投资。

分析师表示,印尼基础建设的内需规模庞大,中、日两国在各自的政策引导下,国内资金早在寻求新的投资目标,预期资金可能会留入印尼公债或是基础建设。

日资掀并购潮

汇丰银行分析称,受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强烈刺激,日本投资者也将目标对准印尼。日本央行大举债券购买计划令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大跌,同时令日元汇率承压。

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2014年的初步数据,印尼已经获得了来自日本的大量投资,外国直接投资为45.4亿美元,大约等于日本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3.8%。不过,汇丰银行仍预计会有进一步增长,尤其是在企业并购上,目前日本海外并购已位列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英国。

今年2月,日本住友商事宣布向印尼国家退休金储蓄银行出资约4.7亿美元,控股比例从2.5%增加到20%。

获41亿高铁贷款

据日本媒体报道,佐科3月23日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双方达成了一系列经济、防务和海洋合作,包括获得约1400亿日元(约41亿令吉)的高铁项目贷款。贷款将用于印尼首都雅加达的城市高速铁路、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的送电网建设。此前日本也通过提供巨额日元贷款来推进印尼的城市铁路和火力大电站等项目的建设。

佐科表示,对于发电、港湾、高速公路和工业区的建设等充满期待,并呼吁日本将印尼作为日本制造业的出口基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