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物语:如果再一次选择

我在面子书写:“因曾经受过的挫折和痛苦,会让我们认为选择是对的,而且没有回头路。”

有读者问:“所以庄若先生,再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还是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我答:“不会。”

又说:“例如当年1.老富都“椰子屋”本来有30万投资,结果投资主一夜之间反悔,我们舍不得9000屋租头期,再筹6万,硬着头皮开店,错了。2.老富都“椰子屋”刚开张没两个月,就有个人说要买这间店。我们不舍得卖。又错了。所面对的后果——如今仍然在“偿还”,几乎一跌不起。”

半年前,有个咖啡馆的小朋友问我意见。有人想买下他的店。他问我该卖吗?我说:“卖。”

世上没有如果

当然,世界上最糟的是“没有如果。”

而且,如果当年我真的卖掉老富都“椰子屋”,那也没有今天在Jaya One的“椰子屋”?也许我们还呆在“马六甲”,是好是坏?很难说。

此文刊出一星期之前,适逢“椰子屋”15周年前夕。我回想当日,我们正在做什么?

做柴炉的老安哥,正蹲在一个圆圈之内,把半成品的砖头(也就是烧一半,未成砖的陶泥)叠成一个像爱基摩人雪屋的东西,高至半腰的时候,他跃出来,继续砌砖,把烟管竖起来。我叫了厨师丹尼尔走出门口,在“精神粮食”的牌子前,拍了一张照片。我的小学同学,花王阿庆用椰干在门竖起来,上面放了盆阔叶植物,权充椰子。真的椰树已被搬进去天井,叶子因为运输而束了起来。天井的古墙被水冲刷得干干净净,露出里面淡蓝色斑驳的绽蓝,美丽极了。厅子里摆满了四四方方,用三夹板做成的桌椅(后来一直是设计师和建筑师研究的对象)。我和爱伟、习勤、丹尼尔、侯问山努力地刷地板,筋疲力尽。记得第二天习勤一边胳臂抬不起来。劳动节,我驾着摩哆载他,四处寻找铁打医生。

会不会作出相同的选择?

15年前,我们只想做一间书店,把我的小音箱安在古老的横梁上,播放我心爱的音乐(那时还未认识木匠明叔,还未做架子把CD放到墙上)。不曾想过后来的“椰子屋”会回到八打灵,成为今天这个模样。

当然你如果再问一次,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会不会作出相同的选择?

我可能会答,会的。不过是15年前的那个选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