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76:85富豪占世界过半财富 全球贫富悬殊成烫手山芋

各国际研究机构每年都会发布以各自标准调查的富豪榜,细数各入榜富豪的财富和身家。

虽然名列前矛的名单几乎没有多大惊喜,总是由几个凭着数百亿美元身家的超级富豪称霸。

而当我们好奇谁排名第一,谁入榜,谁落榜之际,是否有想过,这些富可敌国的富豪,和世界上贫穷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1%富豪占财富50%

全球援助与发展组织乐施会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最富有的85人的财富总额,相当于世界上35亿(世界一半人口)最贫困人口所拥有的全部财产。

2013年全球有210人加入10亿美元俱乐部,全球身家在10亿美元(约35.6亿令吉)以上的富豪达到1426人,合计净资产为5.4兆美元(约19兆令吉)。

这表示,全球最富有的85人的财富总额约为1兆美元(约3.56兆令吉),相当于世界上35亿最贫困人口所拥有的全部财产。

据估计,2016年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所拥有的财富将超过其余99%人口的财富总和。

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的财富在全球财富份额中所占比例越来越高,由2009年的44%增至2014年的48%,预计2016年将超过50%。

剩下的人口仅拥有约5.5%的全球财富,平均每个成年人拥有3851美元(约1万3700令吉),仅是富人平均财富的七百分之一。

风险相连影响深远

世界经济论坛日前发布《2014年全球风险报告》也称,长期的贫富差距是未来10年最有可能造成严重危害全球性的风险。

报告展望了未来10年世界风险状况,评估了31项有可能给所有国家和各个行业带来重大负面影响的全球性风险。

对5大风险作出评估

报告将这些风险划分为经济风险、环境风险、地缘政治风险、社会风险以及技术风险等5大类,并且按照严重性、发生概率和潜在影响力对其加以评估。

除收入差距外,其他重大风险还包括财政危机、气候变化和水危机、失业及就业不足问题,以及重大信息系统故障这一技术风险。

由于这些风险密切相连,它们在相互作用下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将更为凸显。

报告称,在当今的多极化世界,这些风险可能在未来5年至10年影响全球稳定。

全球12亿人极度贫穷

这数据明显指出世界贫富悬殊情况恶劣,在富豪人数增加之际,全球仍有超过12亿人处于极度贫穷状态,每天仅靠不到1.25美元(约4.45令吉)生活,另有24亿人靠不到2美元(约7.12令吉)过活。

印度富豪10年翻10倍

以印度为例,过去10年间,印度10亿美元以上身家的富豪总数由不到6人增长到61人,总共掌握了约2500亿美元(约8899亿令吉)的财富。

此外,少数精英掌握的资产在印度全国所占的比例由2003年1.8%上涨到2008年的26%。印度亿万富翁从权力寻租问题严重的领域中获取财富。

最低薪金制未改善
大马收入不均存隐忧

在世界贫富悬殊课题上,我国并不能置身事外,近年来的数据已明显指出,我国必须慎重处理及减低贫富阶层的收入不平均的问题。

我国在近几年来已经出现收入不均的情况,即使在2012年落实最低薪金制,整体情况似乎未得到改善。

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发布的《2013年马来西亚人类发展指数报告》指出,我国的贫富差距情况相当大,1%最富有人士的财富,超过了40%最贫穷人民的财富总和。

贫穷线1813令吉

根据2012年的3626令吉国民平均收入计算,大马贫穷线是1813令吉。

根据官方数据,我国的贫穷率从1970年的49.3%下降至2012年的1.7%,而联合国在上述报告则认为我国的贫穷率上升,从2007年的17.4%增加至2012年的20%,显示大马贫富悬殊的情况出现加剧的现象。

我国的中产阶级家庭仅达20%,比较先进国家中产阶级家庭的50-55%,我国属于不健康水平。

联合报告指出,衡量贫穷的最佳方式,是把贫穷门槛设在国家平均收入的一半,凡个人或家庭收入低于国民平均收入的50%,就算是贫穷。

政府在2012年推行的经济转型执行计划中指出,我国要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就必须在10年内令人民收入提高,由现今的人均收入7000美元(约2万5000令吉),提升至2020年的1万5000美元(约5万3400令吉),以符合高收入国的薪资水平。

贫富悬殊东亚排第3

大马的家庭收入分配非常不平均,最富有的10%阶级共获得国內33.1%总收入。最底层50%家庭只获得20.8%总收入。

2012年之前,我国的家庭平均每月收入少于3000令吉的阶层,占了总国民的50%以上。然而,每月家庭平均收入在5000令吉以上的阶层,却不超过25%。

2012年低过3000令吉平均收入的家庭,已经从2009年的52.7%,降低到38.8%,相等于下降了13.9%。

但是,每月家庭平均收入在5000令吉以上的阶层,同时也上升了9.4%。

在衡量贫富悬殊问题上,国际上广用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为衡量国家家庭收入分配,以及社会贫富悬殊的一种世界指标。

系数越小(接近0)表示国家人民收入越平均,系数如果越大(接近1),就表示每个人民的收入越不平衡地被分配。

马来西亚目前的贫富悬殊排行,在东亚国家的第三名。相比其它发展中国家,大马的贫富收入被归为差距大。

根据联合国相关组织的建议,如果基尼系数超出0.4,意味着超出了贫富两极的警戒线,而这可能会引起社会阶层的对立与社会动荡。

提升教育水平扶贫

要改善生活,除了国家经济政策和发展,教育是人民提升收入的最基本要素。要改善生活,就必须拥有较高的教育程度,从而提升收入水平。

政府因正视提升国民教育水平对国家发展带来的效应,其中包括提高更多拥有大专资格的劳动力。

目前,我国大部分的人民只有中学毕业的教育程度,政府希望透过教育贷款和奖学金,将大专文凭的劳动力突破30巴仙。

除了提升教育水平,均衡的地区发展也是减少贫穷率的关键。我国因地理形式差异而出现乡区与城市的地方发展不均,导致就业机会不平等。

也因为如此,乡区劳工纷纷流向城市,导致城市因需求增加而密集发展,收入水平也随着生活消费水平增高而提升。

相反的,乡区因缺乏发展而无法提供充裕的就业机会,劳工流失也导致发展需求减弱,导致乡区发展停滞不前,扩大乡区与城市发展的距离。

在2012年经济转型执行计划中,政府在着重大吉隆坡计划,同时也致力发展乡区,以提升乡区的基本设施,期望带动乡区经济发展,制造更多就业机会提升乡区人民收入水平。

发达国中最不平等
美国10%劳力占50%收入

据法国《费加罗报》网站的一篇报道,美国是发达国家中收入最不平等的国家,10%的劳动人口占有50%的社会收入,4600万美国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贫困线即是一个四口之家年收入低于2万3492美元(约8万3620令吉)。

美国国会发布的一项关于收入不均的报告就曾显示,从1993年至2012年间美国最富有人群(人口的1%)的实际收入暴增86.1%,而剩下的人群只收获6.6%的增长。

事实上,美国贫富差距逐渐加大与近年来美国经济不景气有着直接关系。

失业率物价高受金融危机影响的每国经济虽然正逐渐复苏,但失业率水平仍然接近偏高的8%,加上消费物价上涨严重,致使劳动者的实际收入增长速度放慢,甚至下降,这也就无形中拉大了贫富差距的鸿沟。

总结
政府政策拉近差距

收入不均和贫富悬殊的课题需要依赖政府推行的政策来舒缓和解决,其中包括提高人民教育水平、最低薪金制度、均衡地区发展和人民援助计划。

在国家政策带动下,人民收入提升将有助拉近收入不均的差距。

政府在2012年推出经济转型执行计划,以在2020年达到高收入以及先进国目标,也期望透过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同时吸引更多外资。

同年,我国也落实最低薪金制度,规定雇主必需支付全职员工的每月工资不少过900令吉(大马半岛)及800令吉(东马)。

这项政策主要配合现时基本生活需求开销提升,从而也希望拉近收入不均的悬殊,并减低贫穷率。

我国在2015年4月1日正式落实消费税,以取代现有的销售与服务税。有些经济学家认为,这项税务制度其中一项弱点,是可能导致贫富悬殊加剧。

顾及消费税影响

这是因为,消费税最终只会转嫁给市场上的最终消费者。相对来说,消费税会导致低收入阶层所需要缴付的消费税,在其家庭收入中占的比例比起高收入阶层更高。

因此,当实施消费税时,我国政府必须要考虑如何帮助贫穷的阶层,例如:个人税务回扣,以及一马缓助基金等等。

为了要达到高收入国以及先进国的宏愿,我国必须慎重着手于稳定以及减低贫富悬殊的差距,以稳定社会及促进经济发展。

有意见,请电邮:editor@malaysiaeconomy.net

浏览大马经济网:http://www.malaysiaeconomy.net

欢迎经济/社会学者或对研究有热忱者加入团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