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色燕子楼:执意本土,倾慕异国

香港金像奖刚结束,口水余波未了——虽说港片没落,其实竟还有很多影片没看过:可《黄金时代》得奖,我可没异议。

难得光影叙述了一代才女萧红的故事,手法特殊,众声的不同角度,带出了三十年代文艺气息,即使是中国当地,也属少见的,何况是香港著名女导演许鞍华的作品?她自《桃姐》以来,又创了另一个新的境界了。

可过后的杂音却说三道四,若说审美不合口味也算了,反而挑别此片的香港元素不多,演员绝大多数属于“内地”——更绝的是吴君如颁最佳影片时,发挥幽默,说没听过什么女作家,只听过钵兰街萧小姐而已。

难为汤唯还要强笑………精心打造的民国才女落入人家三言两语便崩坏了,搞笑与刻薄一线之隔,我但觉间接的表现了香港的大环境,处处敏感,无不刺激本土人的神经。

而王菀之双奖在手,好像很合理,可《金鸡sss》之后,她似乎“油”了许多,马上老练烂熟,其中变化,令人咋舌,仿佛不算什么好事。刘青云当然演技精湛,只是《窃听风云3》没好到极点,纯属其他人没什么可选的。

英国人之印度情结

这期间没什么好戏可看,除非是超级英雄迷,勉为其难的看《金盏花大酒店2‧The Second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并没有想象的好看,有点不上不下的………倒是可窥见的是英国人之印度情结,英伦的年迈人士跨海而来,一尝异国风情也好,又或者在落差的远东地域满足白人优越感也罢,一对对的都在这养老酒店发生了许多为故事。

别看这些暮年男女,几乎各有“难言之隐”,我想其中颇具代表的应是“双姝”玛姬史密夫和茱迪丹芝:前者一付英国仕女老派的“冷漠”,从要求西茶热水泡浸,不屑美国人把茶包搁在一侧的作风,而她独善其身,却是众人最为清醒的,即使是身在热闹炫彩的异域,红尘事多,最终不过是孤独一人,她纵有温暖,也宁愿写信寄意而已。

其他的还在情海浮沉,不管自个儿已经垂垂老矣,仍然存有妒忌和欲望,互相试探、蠢蠢欲动、犹疑不决,各有面貌,可拍得清风掠水面,浅尝辄止,未见深刻。尤其李察基尔与酒店东主的母亲,见一面即生情愫,太过“想当然耳”——无疑那印度妇人不过是徐娘半年,颇有风韵,只是欠缺过程。

而印度风情则让人置疑…………西方人,尤其英国曾经份属殖民地,自有一厢情愿的想象,个个有平凡朴拙的智慧,那婚礼的歌舞其实不过是来自“宝莱坞”的类型,更加是属于浮浅的异国情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