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没有改革派

董总的纷争,已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但频频出招的不是当权派,而是另一派,当权派只有接招的份。出招这派有人美化为所谓的“改革派”;明明是夺权派,实在看不出他们要改革什么。

我觉得,这场斗争很不幸的一点,是一些明明是要华教好的前华教斗士,却为了个人的恩怨,不管三七二十一,当然也不管华教会因他们的意气用事而受损害,跟一些他们以前不想与之为伍的人站在一齐。我想,他们必然也了解,这样做到头来也只是为人作嫁,白忙一场吧了。

其实,纷争白热化也有好处,就是不少隐藏的人物,又重新露面了。某些社团领袖为董总的高层职员高举抗议牌,企图利用媒体优势,占据道德制高点。但你看看主要的高职,与夺权派的领头人排排站,就知道他们已选了边,那主席与署理主席指挥不动他们就理所当然了。本应中立的职员选边站,在一个社团里,应不应该?如果不应该,那么,还谈什么道德?他们还值得社会大众同情吗?

坚决维护统考原则

夺权派的主角,和打边鼓的唯恐天下不乱之辈,或许以为搞搞群众运动就可以壮声势,影响社会观感。但吊诡的是,很多事实表明,真理不一定在人多那边。如果人多就赢,我认为草根的群众若发挥力量,肯定会比这些小儿科更强。不过,看一些人表演得特别卖力,不免让人怀疑他们是否有隐议程。 社会早前流行一种舆论,说叶、邹霸权、独裁、很难相处。

叶、邹已当权了很多年,奇怪的很,早年并没有听说他们有这些毛病,为什么所谓的关中统考问题出现后,这些缺点一下子就涌出来?真正的问题其实不是这些个人行为,而是他们坚决维护统考的原则性。老实说,面面俱圆的领袖大多不是好领袖,有作为的领袖一定有个性(请看台北的柯P),而且还要有择善固执的勇气,不会因为压力而牺牲原则。董总山头多,不同的意见也很多,当领袖的,为了原则而得罪同僚,这在世界上司空见惯,有什么好说事的?主要的关键点仍然是,叶、邹有没有出卖华教,如果有,请摆出确凿证据,大家一定同意踢他们下台;如果没有,个人作风就必须被包容,直到下届改选为止。

资本家与草根交锋

夺权派架空主席与署理主席,而由秘书长去发号施令的做法,令人想起叶、邹以前的胡、郭时代,正是秘书处“妹仔大过主人婆”,使主席“橡皮印化”,才会产生今天的个人恩怨。

现在这种不合理、不健康的现象隐隐约约要复辟了,华社是否要看到这种不健康的弊病重犯?其实,如果这是大家要的,那么,就把董总章程改为秘书长制,以后只选秘书长,主席由秘书长委任,这样就一了百了了。

纷争发展到现在,基本上可以看出来,主要是资本家与草根阶层在华教课题上的交锋。资本家是不是真心维护华教,相信还须进一步观察,但叶、邹和他们背后的草根阶层,维护华教的心意,我想是无讹无假的。

希望夺权派里的明理之士,多看看纷争的来龙去脉,多想想纷争的本质,不要感情用事,也不要因为人情而放弃自己的主张去屈从他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