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国内或国外? 何必舍近取远

人人都会有“外国月亮比较圆”的心态,分别在于程度上的不同。但当来到投资,盈亏的事件上,这心态必须小心处理,衡量轻重,千万别让主观来牵引,心中再爱还得细心分析各种客观因素。

对国内的不满,肯定有,但看看我国在世界或区域的排名,可见大马并不逊色;再对比房价和购房能力,你会有更多体会。

舍近求远真的可创造更多财富?有这想法的人,千万别忽略了箇中潜藏的风险。

世界经济论坛(WEF)公布的2014/15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马来西亚排名从之前的第24,跃升4位,跻身全球20强。

排名超越了数个先进国,包括法国、澳洲、韩国和意大利,成为首个跻身20强的发展中国家。

就如我常说的,在互相比较之前,我们应该先设下能够显现出对比效果的标准。

在东协国家中,通过大马与其他成员国比对,就能显着地表现出本身的卓越优势和亮眼成绩。

根据2014年至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WEF)会议的《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大马在金融市场发展的领域相当抢眼,录得全球第4名的佳绩。

同时,在商品市场效率指标的表现也相当杰出,全球第7名。

每年的WEF会议,都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政界和商界领袖人物参加,是全球政要和商业巨头研讨全球经济问题的重要盛会。

会议的内容,包括探讨各国的经济表现、发展状况和民主水平等。

经济重心东移

而WEF会议的报告不仅具有公信力,更具备客观、反映现实等特点,因此非常具有参考价值。

公认的事实是,如今世界的经济重心正逐渐地往东移动。

随着中国和东南亚区域的兴起,相信可在未来数十年,向世界展现出庞大的经济增长潜力。

在过去10年,这些国家都交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并维持稳定的表现,不容世界忽视。

综合以上因素,我认为更多位列《福布斯》(Forbes)全球2000大上市企业和全球《财富》(Fortune)500强企业的公司,将在2020年选择进驻大吉隆坡(Greater KL),在我国首都设立区域总部。

大马强项不容忽视

要数马来西亚的强项,其实真的不容大家忽略。

吉隆坡地处极具策略性的地理位置,企业能够很便利地将版图,扩展至增长迅速的东协经济共同体,因而吸引了许多跨国企业的目光。

自2011年起,投资者咨询公司投资吉隆坡(InvestKL)就成功引进了32家跨国企业,在当地设立区域总部。但更令人感到鼓舞的是,吉隆坡目标在2020年,将人口增长至1000万人。

槟甲旅游业吸睛

槟城也放眼成为全球著名的度假、退休和旅游天堂。

马六甲GATEWAY的首阶段工程也即将展开,这项包括商店、酒店、休闲中心及主题公园等的项目,将把马六甲打造成世界级的旅游、商业和娱乐中心。

依区发展稳定

在柔佛和伊斯干达特区方面,虽然当地的产业和市场需求出现些微的落差,但整体而言,仍然发展稳定。

随着更多外资和新加坡中小企业的流入,伊斯干达特区的人口,预期可在2025年录得300万人。

中韩企进驻东马

至于砂拉越,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已在沙马拉祖(Samalaju)工业园展开了数项计划。

而中国与韩国企业,也开始在当地设立更多的厂房。

最后,在旅游与休闲领域的增长下,沙巴的房地产发展商会(Shareda)计划推出新的产业项目,相信可为亚庇带来一番新景象。因此,大马未来5年的产业前景如何?

我相信该领域将以强劲的投资回报率(ROI)和资本增值表现,向市场展现本身的潜力。

投资海外条件多

很多人都说,到海外去投资房地产,事实上,到外国投资房地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首要的条件是,必须经过仔细和长期的研究,以深入了解当地的产业市场。

有关的市场研究与分析,不仅需要巨额的开销,也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

即使真的找着了理想的产业,并完成所有的交易手续,还必须找到一家值得信赖的产业管理公司,来确保投资回酬。

虽然“外国的月亮特别圆”,海外市场的确有吸引投资者的优势。

但在大费周章地进军国外之前,不妨先仔细瞧瞧国内的市场,发掘本身值得投资的地方。

寸土尺金:新加坡与香港

过去2年,新加坡与香港的产业价格可谓“一飞冲天”,并在2014下半年达到了顶峰。

虽然政府积极实行打房措施,但邻国新加坡的房价仍超越了每平方尺1000新元(约2692.70令吉)的高位。

在当地,新推出的房产项目,价值将处于150万新元至250万新元的水平。

这意味着,在投资新加坡的产业之前,投资者必须先设法成为一名百万富翁。

在香港方面,不仅价格高得离谱,办公楼产业市场更开始面临崩溃的危机。而且,新加坡和香港的产业都没有永久地契这回事,加上对外资的条例与限制繁多,并非最理想的产业投资国度。

政局动荡:印尼与泰国

虽然印尼和泰国邻近大马国土,但在投资的角度而言,确实乏善可陈。

两国的政局动荡与缺乏透明度的政府,抵消了汇率低企的利好因素。

自2006年起,泰国就惨遭前首相塔信的贪污舞弊所拖累,陷入政治危机。

随着当地不断爆发示威与冲突,尤其是在南部,发生了许多枪杀事件,严重打击了产业市场的发展。

至于印尼,虽然该国具有相当吸引人的汇率,但同样饱受贪污的困扰。

根据2013年全球反贪机构透明国际的清廉指数,印尼在175个国家当中,位列第114位,而泰国则排在第102位。这两个国家的排名远逊我国的第53位,假设要在当地投资,必须准备面对成本和风险高企的难题。

另外,虽然我们可以考虑在英国、澳洲和美国等地投资,但同样高企的汇兑风险和严谨的政府条例,也会大幅削减投资回报率。

衡量风险量力而为

我并不是反对投资海外市场,但我想问的是:“为何要投资在房产价格高于大马3倍至8倍的国家?”

这些国家的市场有的过于成熟,有的过于稚嫩;有的被过度保护,有的太难以预测。

对比2014年东南亚各国平均房价,我用900平方尺产业的价格,除以各国的人均收入,得出的结果即为购买当地产业所需的年数。

其中,尤以缅甸的情况最让人难以置信,人们的购买力完全跟不上飙涨的产业价格。

当地人必须用94.24年的时间,才能真正拥有自己的一栋产业。

仔细观察,其实不难发现大马的产业比其他国家,更具吸引力和发展潜力。

投资海外的风险高企,何必舍近求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