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史上最宽松的紧缩政策

美联储(Fed)上个月29日的声明支持一种看法,认为美联储打算展开升息循环,将是近代史上最宽松的政策紧缩。

也就是说,展开升息的时间点不确定,升息幅很浅,而且升息终点的利率将低于历史平均值。这项做法其实是国内外情势使然。

美联储担心美国经济减缓,今年第一季经济意外仅成长0.2%,凸显这项疑虑。

在国内,美国企业愿意承担风险的意愿仍低,尤其不愿投资新产能与设备,与金融市场疯狂冒险呈鲜明对比。

消费者不愿掏出因低油价省下的钱,增购其他商品服务。

出口商则遭逢美元去年夏季开始升值带来的冲击。

这一切使恶劣天候与港口关闭等暂时因素,对第一季的负面影响加剧。

外部情势仍变化莫测,不稳定的经济环境,伴随危险的地缘政治情势。

欧洲再度面临希腊危机,日本尚未全面实施经济复苏计划中“第三支箭”的结构性改革。在新兴市场,巴西与俄罗斯等国仍面临下滑风险,中国则无力恢复做为全球成长动力火车头的角色。

最可能9月升息

在此背景下,美联储声明符合市场预期,认为美国央行在实施逾六年超低利率后,将以特别谨慎的行动升息。

首度升息时间点仍相当不确定。美联储借由移除前瞻政策指引内的时程参考,让6月升息可能性浮上台面。

然而美联储实际目标是保留大幅弹性,视经济数据作决定。

最可能启动升息的时间是9月,但也依然不确定。

说服市场升息步伐可调整

一旦展开升息,美联储将努力说服市场接下来升息的步伐将缓慢而且能够调整,借此试图抑制市场会以升息周期终点的利率进行定价的传统做法。

结果,前瞻政策指引也可能对利率目标进一步造成压力。

两个重要因素让这一切很合理。第一,虽然年度经济增长率将接近2.5%至3%,但供需不平衡将阻碍更强的复苏;第二,通胀压力仍可能沉寂一段时间。

美联储的难题,还包括太宽松的紧缩政策,可能无法阻止金融市场过度涉险,这会因缺乏实质强劲成长支撑而崩坏。

这项疑虑更因市场普遍对流动性的错觉而放大,市场误认有足够流动性可让过度曝险的投资人重订合理价格。但在法规与市场力量双重作用下,券商吸收风险的能力,可能会低于投资人认定与过往的范围。

由于美联储想让环境重返正常,上述情况不会很快发生。

当目前格外低的利率时期终,将在今年稍后开始告终时,既有实验性质且非比寻常的升息周期可能接踵而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