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方便还是消费全民的消费税

矿价暴跌,税收锐减,在大砍开支之外,仍不能平衡财政,最方便的开源法门,还是消费税(GST)。在澳洲,有舆论正在为增收消费税造势。

向全民开刀,有时远较向财雄势大的富有阶层开刀容易,只要洗脑成功,全民分担几巴仙的消费税,阻力不致太大。但若要向富人收取额外税金,如资产税、富人的反弹力量极大,一个不好政府先倒台。若是反扑失败,富人可以减少投资,停止投资撤走资金等,在经济雪上加霜,下屇大选政府不垮也难。

相对之下,澳洲工党政权比起日本政府还有赖。日本无论哪届政府,都没把财政赤字放在眼里,随意一路赤下去。所谓虱多不痒,债大不愁,偶尔若说要减赤,也是口惠而实不至,全无解决债务的诚意。赤字支出之外,就是增收消费税。

消费税难解决赤字

大前研一说,在历史上,没有一个征收消费税的国家因此收入而减少赤字,更休谈解决赤字。

解决财政赤字的法门甚多,但不是消费税。所以,绝不孤单但却很孤单的老马反对消费税。没有特出理财和管理国家能力的财长和首相,只要萧规曹随,老马一些行之有效的政策根本就不需要消费税。

控制公务员人数在百万以下,薪酬没有跳高跳远三级跳,基本上财政不必赤字。政府部门采购的三万变三千,只要实价实买,买了真的有用,亦是另一选项。又或,各部不准超支,超支部门自理,官员被罚等等。任何一项行政弊端纠正,财政平衡有何难哉?以此类推下去,排队百年,也轮不到消费税上阵来解决财政问题。

老马只用了第一项,即毋须消费上场。但我们随同各国政客,一窝蜂消费全民实施消费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