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万隆的“谢罪”彩排

果然不出所料,4月22日,安倍首相在印尼亚非会议(万隆会议)60周年纪念峰会上发表演讲时,虽针对过去的战争表示“深刻反省”,但语气较轻,态度暧昧,令人大失所望。提拔他的恩师——小泉纯一郎前首相。10年前曾在峰会上就侵略明确地道歉,安倍却没沿用旧例,对道歉事避而不谈,即“只反省,不赔罪”。安倍是在习近平主席发表演讲后登上讲台。他引述1955年万隆会议确定的10大和平原则中的第2条,即“不以武力来侵犯他国的领土完整与政治独立”与“通过和平手段来解决国际争端”;在此基础上,“我们发誓日本在对过去的战争做出深刻反省的同时,在任何时候都会做一个坚守上述原则的国家”。他还说:“先人们的智慧是法治,不分国家大小,维护国家尊严内容”。

安倍只反省欠缺诚意

狡猾的安倍借题发挥,对华施展了毒招,他大言不惭地暗批中国,似乎想向人自负日本没搞霸权,搞的是中国,企图以武力改变现状。但谁也会看到,东亚地区或海域,老早就受控于美日两国,他们早已布防第一、第二反华海上岛链以围堵和平崛起的中国。安倍本人自登上首相宝座后,更夜以继日地致力于在中国周边拉帮结伙,企图与其邻国建立一条陆地岛链。此举非常露骨,令华难堪,也不明白他为何只顾树敌,到处放火。明眼人看来,他无异是贼喊抓贼,清高得很。安倍“只反省,不谢罪”,问题多多。“反省”一词,乍听起来,悦耳动听,好像向人发出正视历史、对侵略战争彻底悔过的积极讯息。奇是奇在他并未由衷道歉赔罪,也没表示要坚决解决受害者仍要求赔偿之类的善后问题,显然欠缺诚意、口是心非。一般来说,“反省”是加害者内心世界的问题,属内向性;而“道歉赔罪(日语可用“谢罪”,读shazai)”则是两眼正视受害者,用明确语言向对方谢罪以争取他们的谅解,是属外向性的。

安倍非“御宅族”,何以不拿出勇气“谢罪”,一劳永逸地解决这历史悬案呢?较早前,他还说《安倍谈话》不会写入“由衷道歉(即谢罪)”和“侵略与殖民统治”这些关键词。总之,他在印尼慷慨激昂地讲了一大堆,结果变成废话,讲了等于没讲,不讲更好,也错过一个勇于认错以赢取友谊的良机,实在可惜!难怪美国方面也担心其历史认识,会破坏亚洲国际关系的稳定,给奥巴马带来麻烦。

假如想练习道歉什么的,首先应把主语锁定为“日本”,且针对“军国主义”所作所为表态,是好是坏给予定性,坏则批判,必须有明确立场,而非鹦鹉学舌。光把不结盟和反侵略的金字招牌搬来做挡箭牌,把侵略史实当别人的事看待,这样受害国会以为安倍在讲风凉话,显得高风亮节又伟大非凡,更怀疑您内心深处仍是个执迷不悟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或“军国主义粉饰家”。

遭中韩冷落咎由自取

战后50年的1995年,村山富市首相对“殖民地统治与侵略”认错,表示“由衷道歉”(《村山谈话》);战后60周年的2005年,右派小泉首相五拜靖国神社,招致批评后不得不在万隆低头认错(《小泉谈话》),正所谓英雄不吃眼前亏,总算他够聪明,在历史上留下一章彩页。安倍难道没看到这些历史教训,两位前辈言行不足参考?难道安倍目中无人,是个不善于从惨痛历史吸取教训的政客,而到处碰壁,遭邻居习近平与朴槿惠冷落和无视,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咎由自取。对安倍来说,万隆峰会的“反省”演说,不过是即将到来的8月15日——战败70周年纪念日,他发表重要发言——《安倍谈话》的“彩排”,也是试探受害国家对该重大问题敏感度的探测气球,假如我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适时表态,则会招致安倍的误会,鼓励他给军国主义涂抹一层更浓厚的脂粉,届时我们便会后悔莫及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