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和影响力人物

英文传媒定时推出“全球之最”专题。例如:全球最大企业、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全球最伟大的领袖等。这些专辑,往往成为其建立权威的平台。

“最大企业”以数据为说话的根据,必然有其重量;“伟大””和“影响力”则言人人殊,虽脱不了地域和意识形态,但仍然有一定的依据。

近期的《财富杂志》和《时代周刊》各推出了“全球50位最伟大的领袖”(The World’s50Greatest Leaders)和“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The World’s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财富》快人快语

《财富》的编辑默里说,《财富》推崇实践者,即成功开创局面的人,而非理论家。他指出,奥巴马无能,造成国会分裂;在外则对回教国、俄罗斯普丁等“恶棍”束手无策;因此,登不上伟大之列。

《财富》把第一把交椅给苹果总裁库克,称其领导公司财收直上云霄,并大胆把的把苹果文化推上全新的界面,比前任的天才乔布斯更了不起!第二张椅给欧洲央行行长意大利人德拉吉,称其整合破裂的欧元区,挽救了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其调和鼐鼎的功力非同小可。第三张椅给习近平,称其为毛邓以来最强势的领袖。文称,习近平铁面肃清数万的贪腐干部,强力推动司法改革;并在中国经济放缓时,把经济结构从投资拐向消费。在对外关系上,他豪不违言,中国要走上民族复兴之路。《财富》指出,中国正进入“引人入胜”的年代,是祸是福,孰难预料。习近平至今精准掌舵,平稳前进。

《财富》名单中许多只属地方精英,不到“全球”的光环,例如:美国普林斯顿队老虎队的教练、今夜秀的主播、普渡大学的校长等。让人突兀的是参与香港“占中”的18岁学生黄之峰被列第10;《财富》寥寥几句话说,黄以非暴力与不懈的理想主义抗争,振奋了几十万港人。

黄之峰是否配戴“全球最伟大领袖”的大帽,被“占中”折磨了2个月的港人心中自有数。肯定的是《财富》使出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歪招。

《财富》快人快语,时或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作。例如香港回归时以黑底白字,影射葬礼的封面标题“香港死了”。10年后香港非但不死,反而向荣;燥进的《财富》正经八百的纠正:“我们错了”。

《时代》另类布局

《时代》则以另类的布局介绍最具影响力者。编辑吉布斯称,100大中有一些没名气;因此,《时代》一一介绍,并列出相关的读物,让读者进一步认识。

《时代》把主角分五类:”巨人”、”先锋”、”领袖“、艺术家”和“偶像”。不排名,各以一代表性的人物为榜首。“巨人”以饶舌歌手维斯特排头,并以其为封面人物。其他4类的代表为芭蕾舞蹈家科普兰、电视剧《欲望都市》演员库珀、墨西哥性感男星拉莫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

《时代》展现了行行出状元的广度,大国领袖及“恶棍”金正恩同列榜上。《时代》认为,影响力不论正反,必有一定的穿透力。《时代》的另一特色是每位上榜人均由和他有过接触者专题描述——澳洲前总理陆克文写习近平、乌克兰的总理谈德国总理默克尔。

中文媒体榜样

不论是《财富》或《时代》,传媒以专辑定时推举各阶层的领军人物;百家争鸣,终归是好事。

谁最伟大,谁不够格;谁最有影响力,谁渺小;各有角度,无须以董狐之笔强求。读者无须因意中人落选而不满,更不必因“恶棍”上榜而气恼。若没有《财富》、没有《时代》,就不会有这许多多采多姿,各有特色人物现身说法,给读者灵感和前进的动力。

英国泰晤士世界大学排行榜,一向是全球大学排名的权威;经过多年的努力,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世界大学排行榜逐渐成为国际重视的机构。中文媒体宜视《财富》和《时代》为展现实力、明道致用的榜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