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底层的生活 当专栏作家化身服务生

在现代化的当今社会,如何为贫穷下定义?“商务衣鱼三人谈读书会”这回以美国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的《我在底层的生活》一书来探讨贫穷的内容与定义。

又一个星期天下午3点半,商务总店从门口一望到底的尽头处,在接连上天花的书架底下的角落,小圆桌围坐3个人,面向大约20张塑料折椅上的听众,谈起由振雄定名为“穷光蛋”系列的第二本书——芭芭拉艾伦瑞克的《我在底层的生活——当专栏作家化身为女服务员》。

除了振雄,还有我以及沛文作为这次衣鱼说书会的嘉宾。自嘲大概成了说书会上的招牌举动,而沛文显然在这一方面用力甚猛。这次的开场,便被沛文说成像是三个“失败”家伙的现身分享。

我们3人的现实状况,确实很适合用来说明一些在我国普遍存在,但却长期受到忽视的社会问题。或许出于缺乏公共讨论的缘故,尽管我们身边大概会有不少人,经常把贫穷二字挂在嘴边,但却未必会对作为社会议题的贫穷状态,产生具体的体会。那些经常喊穷的人,或许实际上也是社会贫穷问题的受害者,但对他们而言,穷的意思很可能只是意味着买不到心仪的物品。

再者,社会贫穷问题落到政府的哪里,往往只有赤贫的状态,才被认定是值得给予回应的课题。无奈的是,太多政府对应赤贫问题的方法,仅仅是去调整对于界定赤贫状态的标准。换句话说,尤其是我们所身处的社会,从来都不曾认真对待过贫困人士的处境。

我们都是穷光蛋

振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每当便利店和连锁快餐厅征聘的时候,都会很自豪地宣传提供900令吉的月薪。900令吉,我计算过,每天早午晚三餐吃nasi lemak,一个月吃足90餐,加上房租、电话费和交通费,大概那个月就还可以有一个星期早餐可以喝teh tarik。

沛文:而且千万不可以生病。

麒达:所以贫穷的状态,不应该是人们要到了活不下去的时候,才算是所谓的穷。贫穷的意思,应该要用更为广义的界定去理解。一个人就算有工作可做,然而,一旦他暂停工作,生活便立刻无以为继,无论再怎么努力工作,也只是导致自己彻底被工作的流程所捆绑,没有刻划自己生活方式的余地,这种生存的状况,才是值得我们去关注的地方。

沛文:对,也就是说,对于一批又一批努力读完大学的青年来讲,他们的前途也就只有工作。然而投入职场后,就摆脱不了月光族的生活,到了月尾就要想办法变魔术。

如何理解“贫穷”?

社会漠视无处不在的穷光蛋,未必是有意为之的结果,也有可能是对贫穷状态的难以想象所导致。没错,若无法从局外人的角度,审视贫穷人士的生活状态,很多人是不太可能意识到那种实际上毫无出路的生存方式,对社会长远发展所造成的重大伤害。

这本书的内容,可以视为是对底层人士在低薪工作环境中痛苦挣扎的全纪录。为了完成这项写作计划,作者芭芭拉透过伪装成底层人士身分的方式,走访美国不同州属,做那些薪金最低的工作,亲身体验痛苦仿佛会不断轮回的贫苦生活。作者清晰流畅的笔触,读者很快就能捕抓得到贫苦生活的许多重要面向。

打个比方,作者在佛罗里达州当餐厅侍应员时,便察觉到身边的同事,尽管生活上抓襟见肘,开支入不敷出,但却仍然以日租方式(费用比月租模式更加昂贵)租借房间。一次,作者终于按捺不住问了身边同事何以如此不理智。但问题一出口,作者便已顿然发觉自己的无知。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可能筹齐支付月租加抵押金的钱。同样是在佛罗里达州,作者才意识原来在美国有那么多人无家可归,每天做完辛苦的劳力活后,只能睡在设有简陋家私设备的车厢里。

集体共享抽烟乐趣

在普通餐馆当服务员或厨子这类薪金不高的工作,在当值期间,完全不具备自由行动的可能。雇主会要求负责楼面的餐厅服务生,即便在没有顾客的情况下,也不允许坐下休息。与同事闲聊哈拉,上厕所太久,或在顾客面前用餐,更有可能导致自己遭到解雇。然而,在如此高压的氛围底下,这些员工还是能找到让自己享受片刻自由的时段——集体共享抽烟的乐趣。

吸烟有害健康,但对于每天顶着繁重工作的员工而言,却意味着一丝丝犯禁的表现,所以特别受到推崇,作者不吸烟的行为反而显得格格不入。要透过这种方式来感觉掌握自主的味道,难免让人唏嘘不已。


衣鱼关键词

贫困线(poverty threshold)
维持生活的最低标准。一般来说,不同国家都会有不同的贫穷线。虽然马来西亚政府宣称2012年的贫穷人口已经降至1.7%,属于全世界最少贫穷人口的国家,然而若按相对贫穷标准,即以1813令吉家户月均收入来计,则至少有20%贫穷人口。

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
用来判断收入公平的指标,基尼系数越大则收入分配越不平均。2012年马来西亚的基尼指标是0.43,而印尼则是0.36。

社会流动(social mobility)
指个人在社会阶层里向上或向下流动的情形,并且用来检视社会开放的程度。虽然社会流动会因个人家庭背景、教育和其他因素而别,但社会学家普遍认为社会制度和结构本身是最关键的因素。高阶上流地位透过各种经济和政治工具来维护自身的利益,因而形成“子承父业”和“家族政治”现象,是封闭社会的特征之一。

穷忙族(working poor)
指有固定工作但相对贫穷的群体,收入不足以维持合理的生活品质,甚至必须一辈子工作才得以维持生存。房价和生活费高涨、贫富差距扩大,使得越来越多年轻人成为穷忙族。

书名:《我在底层的生活——当专栏作家化身女服务生》
作者:芭芭拉艾伦瑞克 (Barbara Ehrenreich)
翻译:林家瑄
出版:左岸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内容简介:
◆失业必然导致贫穷,努力工作就一定能改善生活吗?为了寻找底层贫穷的真相,作者隐藏自己的身分与地位,潜入美国的底层社会,去体验底薪阶层如何挣扎求生。
◆在化身底层劳工的这段期间,作者流转于不同城市、不同行业,先后当过服务员、旅馆服务员、清洁女工、看护助理以及沃尔玛超市的售货员。作者将自己在基本生活线上挣扎的经历描述得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又出乎意料地幽默,展现了底层劳工在薪资、住房、医疗、雇佣关系等各方面的生存实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