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孝风何处寻?

台湾不知何时竟然兴起在葬礼上表演钢管舞和脱衣舞热潮,据表演者诡辩说她们的工作是冒着被警察逮捕的命运来安抚“游魂”。不过相信此伤风败俗早已潜伏了一段长时间。同样的,色情表演在中国农村也是泛滥成灾!令人感叹,儒道孝风何处寻?

远的不说,据《新京报》报道,今年2月15日,河北省邯郸市与2月27日,江苏省宿迁市各有一名老人的葬礼上表演淫秽节目。报道分析,只要脱衣舞表演越香艳刺激越能吸引村人前来“丧礼”观看,表示“人丁兴旺”。《腾讯网》就引述表演者声称越“黄”主家就越兴旺,对子女而言,办丧礼要“够热闹”,“哀悼者”来得够多,才能显出孝心。

这是什么歪理?分明是商人心存邪念,以赚钱敛财为目的,胡说八道搅乱优良儒道孝风。若是成为风气,反而是玷污葬礼,充斥淫邪之意,有辱先人!

农村葬礼为何一时潮流兴起脱衣舞?在中国不少偏远的农村,逢农户办红白喜事,皆公开上演“色情大戏”。村民“窃喜”,地方政府见了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了这股低俗文化歪风在基层农村的蔓延。

炫耀在生者财富

老实说,何止河北邯郸这个农村,在中国不少乡镇农村,除了歌舞、相声、小品、杂技,也有魔术,而且色情气味浓烈。正因如此人们扶老携幼,拖家带眷,自携板凳,欢呼叫好。儒道孝风数千年来维系中华民族道统的思想与行动,如今,道德沦丧了!

无独有偶,本月11日,江西宿迁沭阳县有村民举办丧事,庆幸地有3名演员即场因涉淫秽表演被行政拘留,幕后老板被刑事拘留。

相比于脱衣舞的“离经叛道”,中国式葬礼的本质上,葬礼的主角从来就不是死者,它更侧重炫耀生者的财富、地位及奢华层面。孝道已脱离了亲情高操行为,反而视为子孙功业的攀比心理表达方式,视孝道于无物,令人情何以堪?

提到葬礼,人们首先会想到哀伤的亲属、庄严肃穆的气氛。脱衣舞女的表演,无疑跟葬礼应有的氛围格格不入,这种做法到底是寄托哀思呢,还是故意亵渎先人?哪怕是所谓的喜丧,也不能这么任性胡来吧。

当然,礼仪也应该与时俱进,或者几千年来一直都在变化。孔子时期就出现了“礼崩乐坏”的制度更替和礼仪变迁。脱衣舞等违法演出在农村地区时有发生,这类违法经营行为扰乱了农村文化市场经营秩序,败坏了社会风气。

应严禁殡葬歪风

现今,中国社会把脱衣舞表演视为等同尽孝方式,自以为无异于穿麻戴孝、浩大送葬队伍、锁啦齐鸣等仪式,或三天三夜大戏、七天七夜水陆道场的简化版和变异版。这简直是歪理歪风,唯商家独赢!

现今,中国式殡葬服务十倍暴利已成行规、墓地利润超地产等等被称为“白色暴利”的殡葬业,究竟有着多少玄机?有关单位在打击跳脱衣舞的淫秽表演下,也该针对殡葬行业葬礼背后的白色暴利!

业者皆熟知土地资源短缺,墓穴越来越贵,贫穷人家有“死不起”的悲哀!政府应教育民众建立“厚养薄葬”的观念,直接传承孝道文化,更有利于缓解殡葬压力,降低殡葬费用,不至于处处受业者的制肘。对于这些低俗的殡葬歪风,要严禁并予以取缔。

另外,在清明节请人代替祭祖、哭墓、网络遥祭等等,真的能表示孝道吗?不会,反而令人觉得这一家人在“做戏给人看”,门面工夫而已!中台社会向来以儒家伦理教育一代又一代,为何在“孝”的实践上反而不如海外的华社?值得三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