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八碎:京城夏梦总缥缈(3)

目前,在京城的我们仍得默默地忍耐,对大人们的挥霍贪婪,对毫无规划的计划,对缺乏安全感的处境,对既得利益集团拼个你死我活的争执与战斗,对错综复杂却又死气沉沉的社会……。啊,京城的原住民,离开了原来的土地,不久就冒出一座座楼房,把完整的天空越画越窄。他们失去了乡情、友情,甚至亲情也打了个折扣。亲人迫不得已分居几处,已无人人常挂在口头的“故乡”了。故乡与亲友近在咫尺,却一年难得见面几次,只因都要分秒必争,为了生存而奔波劳碌。

至于京城的异乡人,他们对这里的感情单薄,每逢节日,像笼门打开的小鸟,一个个飞向不同的方向。他们的家乡并非这京城呐。假期期间,路上的车辆、人流大大减少,京城忽然变得静穆多了。但能借此机会漂白四周恶劣的气氛,到底不是一件坏事啊。

大雨成灾

雨季,在京城好像不常有。一年皆是夏,一雨便成秋,是常见的现象。有时候,一连好长的时间酷旱,来了场闪电式的及时雨,排水系统有待改善的京城,河水高涨,不胜负荷而向两旁溢出,于是水患处处,顿成泽国。来往的车辆,瘫痪于公路,构成一个大停车场的奇景,足有资格荣获健力士纪录大奖。过后,泥泞遍布,猛烈的阳光普照,泥泞渐渐干枯,变成泥灰。车子经过,或大风吹拂,片片尘埃,白茫茫的,挡住司机、行人的视线,让人眼睛流泪,一不留神还会造成交通意外。

天气炙热,要是加上制水,真个是苦不堪言,如若漫天烟霾,还带来阵阵刺鼻的气味,直教人乱闯乱撞,想马上找个较为舒适的地方去躲避,去喘一口气。

空调是近百年最伟大的发明,这是新加坡开国元老李光耀的体会。如今,几乎所有的热带国家,空调已不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的装置。商场、会堂等公共场所自不待言,公交少不了它,私人住宅安装空调的直线上升。一、二十年前,苦旱的季节空调机特别畅销,今日空调设备连3岁小孩也不觉得生疏,天气闷热,不开空调,几岁的儿童也会提出强烈的抗议呢。

历史悲歌

普通的情形:白天,到处车水马龙,车流量一直与曼谷、雅加达争长短,上下班时段达高峰状态;入夜,华灯初上,车前的白灯与车后的红灯发挥各自的作用,映照四周,是另一种图案的构拟。两条主要河流——巴生河和鹅唛河——的河床总不会太深。向来是褐黑色的河水,缓缓地流动,与雨季或滂沱大雨过后急速向前奔的场景分别颇大。老一辈的人站在河边,多少听得出两河交界处在重复低吟百年前三大民族分头进行建设这烂泥河口的壮烈事迹以及四十多年前历史污点的悲歌。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