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替大马前途思考?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半期到八十年代,日本企业大小通吃,无敌于全世界的风光岁月。日本各界的顶尖人物受邀到世界各地国际会议发表高见,世界愿意一听的佼佼人物有盛田昭夫、小笠原敏晶、小林阳太郎和大前研一等等。

除了大前研一仍活跃在国际无台上,其他人淡出之后,日本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受邀到国际场合发言了。

到了2008年,瑞士举办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DAVOS FORUM),各国政府官员、学者、政治家趋之若鹜的盛会,日相福田演讲无人关注,可是新加总理李显龙上台成为全场焦点。

若是在今日,情况稍微有变的话,除了李显龙,应是加上中国代表备受关注。许多人诟病李光耀隔代传位给儿子,可是李显龙不是阿斗,光芒或许不如李光耀,但治理新加坡也不见国力衰退、国运降落、国债高筑、国币眨值,而是各方面保持提升和前进的动力。

西方民主衡量一切

我们习惯性以西方的所谓民主价值观来衡量一切,凡符合西方价值取向的就是真是善是美,是伟大的文明;凡有别于西方即为陈腐、落伍、愚昩、罪恶云云。

却见不到西方不受约制,矫枉过正、一厢情愿的民主、自由、人道、人权、多元共存等等是双面利刃,能够攻击也防止不公不义弊病丛生的“独裁封建罪恶”。

除了德国、欧洲多国的气数已渐渐耗尽。而德国在人口消长趋势,国运国力走向下坡亦是时间问题。

欧洲的情势能够逆转而重振昔日光辉吗?以其福利制度、人口消长结构、民主自由度,暂时看不见何时黎明。

其他不论,仅说人口消长,欧洲白人在性革命之后祟尚“行淫不立后”,喜欢与任何人你情我愿地性交但不生育。

白人生育率约1.4,立竿见影人口骤减。而回教徒移民生育率高达3.5,人口急速增加。

欧洲人长期以来,一厢情愿是各民族融入当地社会,接受欧洲人的普世价值观。事实上是百得其一二,移民回教徒两代之后还是边沿群体,更多青年是失业状态。

在享受欧洲诸国福利下,绝大多数拒绝融入而坚持自己的信仰价值观,甚至在阿拉伯油钱支援下,要把欧洲阿拉伯化和回教国化。

回教徒享受国家福利成为极大负担,但又热心落实回教国和圣战,国家元气正加速被淘空,看不前景。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骂李光耀独裁,骂他背叛老左,心狠手辣等等。

但骂的人别忘了,新加坡除了港口优势,其他一无所有,若由老左或共产党执政能生存吗?青色势力会容许小红点存在吗?若存在而由左治国,经济会强过毛主席治下的中国、改革前的越南或今日的朝鲜?

德国19世纪20世纪两次短短30年一跃而成为世界经济和军事强国,这是强人主政上下一心的结果。

日本明治维新,从一落后穷国,靠天皇日食一餐宫中不制新衣,数万妇女下南洋“做鸡”卖淫等等凑钱建设海军而先后打败中俄,二战几乎天下无敌到战后重振经济,难道是全盘西化欧美无限量版的民主自由、宽容多元、人权、人道等等普世价值观吗?

毛主席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李光耀与老左斗争关乎他自己和新加坡几百万人的生命和前途,为何不能以老左老共之道,治其人之身?

空谈空想祸国殃民

只要独裁者及其统治精英无私地为国为民着想,总好过无限量版的民主自由、多元共存、人道人权等等,任凭普世价值消耗国力。如果新加坡由李家班精英替国家人民思考不好,我们让巫统替马来人、华基政党为华人、哈迪阿旺为宗教、依不拉欣阿里为种族、叶邹二老替华教等等奋不顾国地思考和斗争,这样会更好?

唱李光耀这个那个,但推崇西方普世价值观的政客政治家,谁不侧耳听其高见?在国力渐渐衰退的大国日本首相被人视为无关痛痒的舞台上,李显龙早已是焦点。

吹毛求疪大唱李氏王朝的名嘴评论家们去做做看。

高过喜马拉雅山的理想、广过太平洋的价值观而不能落实,只会政乱民穷国,空想空谈最是误国祸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