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对“亚投行”(第三篇‧完)

不过,这是美国最不愿看到的。奥巴马去年已声明:美国不要当世界老二。

美国还要领导(称霸)世界一百年。所以,看到中国和平崛起,美国立即拉拢盟友日本、菲律宾、新加坡及澳洲来搞亚太再平衡,将60%的海洋军力部署在亚太,向中国展示它海洋霸权的实力,借以震慑和遏制中国的壮大。

但它始料不到欧洲盟友在欧元受尽美元霸权之欺凌和由美国一手搅乱的乌克兰危机冲击下会见利忘义(盟约),“利”无反顾地纷纷加入亚投行。

不加入为害最轻

美国现在对亚投行的态度是进退两难。加入嘛,不但有损老大身段,而且那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加速全球最大市场的形成而使它的海洋霸权为大陆权所取代,岂非灭自己的威风,助长对手的志气?

所以,美国财长杰克‧刘从北京访问回来后对国会说:“我们的国际信用度和影响力正受到(亚投行)的威胁。”

美国前驻中国大使则说:“我们无能为力去和亚投行玩。”美国政府如今已为18多兆美元的国债淹没,处于借债还利息的窘境,而且犹负担着资金无着落的60兆美元的社会福利债务。

它的还债无力水平已高逾60兆美元。如果加入亚投行,依照国民生产总值(GDP)分配股权的准则,美国能出资多少?有能力与亚投行玩吗?

不加入亚投行,除了将逐渐失去海洋霸权外,美国也将自愿地置身于未来全球最大市场之外,眼巴巴地看着人民币和欧元联手将美元逐诸外;以波音飞机公司为主柱的航空及航天军工业可能不敌中国高铁的竞争而沦为夕阳工业。

以金融业和军工业为中流砥柱的美国经济将持续没落下去。因此,美国能保住它不被亚欧经济大整合边缘化?如何能保住它世界超霸地位?

不论加入或不加入,那都是对美国不利的。予以摧毁吗?有何法宝能力?胜算如何?会否使剩余的盟友也叛离?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三种抉择都对美国有害。三害相权,取其最轻。不加入为最轻。所以,美国选择反对亚投行。

堂堂溪水出前村

美国对中国从初期的围堵禁运到今天的遏制已约66年了,也就是中国迄今遭受美国挨打压迫约66年。

可是,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倒台,反而越来越强大。如今在外交上它已化被动为主动,化危为机,以多边共赢、和平发展与单边独利、颠覆捣乱相抗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使美国感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在中美大博奕中,习近平以亚投行这看棋将住了奥巴马。

“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这首诗可作为本文的结语。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