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岁月:钓鱼奇遇记

小时候,我最爱钓鱼!

钓鱼,它能给我最大的怡悦;只要一根竹竿在手,蹲在小河畔,默默听风声,享受着荒野中的一片宁静,感到人生是多么的有趣味。

钓鱼乐趣多;抛钩下河,很期待浮标扯动的欢欣。钓鱼不在乎鱼获丰富,它时时现场演出不同生动画面;是大鱼蓦然上钩,还是小不点?是生鱼泥鳅还是生性凶猛攀木鱼?……也会发生有趣或令人胆战心惊经历;当你把鱼丝垂在水中,竹竿轻搁在河岸边水草上,一阵子不留意,大鱼来袭,它猛然把鱼钩连竹竿拖到河中央去。在鱼群来时,上钩时一举双胞胎,并蒂花开不出奇。也曾所钓的家伙是只大乌龟,或一条可怕的大水蛇。这现象在当时是颇扫兴,可现在回忆却蛮温馨有趣。让一只鸡走上不归路

然而,一生爱好垂钓的我,最刻骨铭心,心疼难忘的是曾经发生了那么的一回事……话说,有一天,我在故乡园后水沟钓鱼,可能当天运气差吧?老半天都没收获,只好垂头丧气回家。我习惯将钓竿抛在家附近母亲养鸡的矮小寮仔亚答屋顶上。记得过后不一阵子,就突然发生一件非常恐怖的事件。我在屋旁惊见鸡寮旁,一只母亲所养正值壮年的雄鸡,突然在草地上不停翻跃打滚。定眼一看,鸡只神态惊慌痛楚万分神情,嘴里拖着一根鱼线,那不正是我的钓鱼具吗?只见鸡只不断奔跑挣扎企图摆脱,当鱼竿缠上草木,钓钩才从鸡只腹内拉扯出来。可是,鸡只肠胃破裂,血流不止,奄奄一息,不久便断气了。

我一下知道是什么原因,钓竿的鱼饵忘记清除啊!穿在尖锐鱼钩上的蚯蚓美味,却引诱一只鸡只走上不归路。

那天我非常自责,却隐瞒真相。母亲发现鸡只无故死亡充满狐疑,把死鸡丢弃。我因害怕被责怪,若说明实况,这只足足有2斤重的雄鸡是可以食用的。

我小时到壮年都爱好钓鱼,现在兴趣虽然减退,但一谈及垂钓还是兴致勃勃,也会回忆已往很多钓鱼乐趣。想到不愉快的事件,就是“钓”到一只鸡!这令人感到既滑稽,却又令人痛心疾首的悲伤往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