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希腊脱欧将成真?

再怎么长寿的连续剧,也有结束的时候——希腊这部债务大戏演了五年,同样的剧情不断重复。

但这回,歹戏拖棚的机率愈来愈渺茫。

2012年,希腊经历债务重组,现在债权人剩下欧盟政府、欧洲央行(ECB)和国际货币基金(IMF)。

这三巨头已经砍了利息又延长还债期间,但还是不够。

希腊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175%,需要更多喘息的空间。

希腊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激进手段。

上周,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要求地方政府把多余现金移往中央政府,这或许能让希腊撑个几周,但是到最后,如果欧盟不愿意再贷款,希腊将付不出人民的退休金,更不要说还钱。

然而,欧盟再贷款的机会不大,原因有三。

对希腊没信心

第一,债权人对希腊的信心严重流失。

缺乏经验的希腊左派政府走得跌跌撞撞,更大的问题是,新政府不愿意(或没能力)提出(更不要说执行)改革,换取下一轮资金挹注。

过去,债权人还可以接受比较空泛的承诺,现在,他们要的是明确回复。

第二,欧盟不像过去那么担心希腊脱欧对市场的影响。

2012年债务重组后,希腊再次违约对欧洲的银行影响不大,容易控制。随著引发骨牌效应的可能性减低,欧洲债权人更不愿意妥协。

第三,双方都背负庞大的政治压力,造成协商困难。希腊激进左翼联盟选举时喊出的口号,就是要反撙节,极左派人士对民营化和退休金议题不会轻易让步。相对地,债权国的人民对于不断付钱给希腊感到厌倦。

考量各种因素,希腊不太可能还得起近期将到期的债务。

现在还无法确定的是,希腊违约会不会导致希腊脱欧。

希腊违约会使得希腊银行手中的政府短期公债价值骤减,造成挤兑。如此一来,银行就更需要欧央行的支持,挹注流动性,届时,欧央行不太可能出手。

希腊可以发行临时借条,透过向人民借款延缓灾难。但是这等同于鼓励人民从银行把剩下的欧元领出来,交给政府管控资本。

还留在欧元区的塞浦路斯过去两年来就是这么做,但真的走到这一步,违约和脱欧就只有一线之隔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