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寄语:形象和无相

我时常要到广州办事,所以我会穿得很随便,尽量不引人注目。但是乘德士时,往往被司机认出我是香港人。有一次,我问司机怎样分辨,他说除了口音外,我的谈吐和举止和中国内地人也有明显的不同。这就是说,香港人和中国内地人的形象存着差异。但是形象只是一种概念化的印象,依赖个人的感觉,所以是很主观的。

在香港,同样的我,给人的印象却是大大地不同。有一天早上,我有事赶去展览馆。路过天桥,看见有一个女人在派免费英文报纸。我上前要一份。那个女人冷冷地说:“你已经拿了很多份了。”当时我背着一个包,手里拿着一个环保袋,里头装满文件。这个女人以为我不懂英文,只是想收集报纸变卖赚钱,所以不给我报纸。

不修边幅

于是我打开环保袋,叫她睁开眼看清楚,是否有其他报纸。她无话可说,只好给我一份报纸。这件事说明了我的形象不济,被认为是一个依靠贩卖旧报纸为生的贫困老人。

另外一件事,也令我啼笑皆非。有一次我经过政府大厦,于是顺便进去提交一份文件。乘搭电梯时,碰见一位快递员,他望了我一下,对我说:“你真舒服,只需要做几个柯打(order),我就惨了,要做几十个柯打。”原来他把我当作同行。

我一向衣着随便,但不至于不修边幅。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印象。我行我素,几十年来都是这样。朋友说我已超越了面子问题,不会掩饰丑陋和夸耀辉煌。这就是说我不会被面子问题困扰。这个说法是对佛法无“我相”最直接的诠释。假如有“我相”,我一定会因为被认为是卖废纸佬和快递员而懊恼。《金钢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衣着、面子、仪表、谈吐和举止等构成个人形象的因素都是外相,全不真实,应舍则舍,何需可惜。假如执著“我相”,那是自寻烦恼。

看透“空”,易看“破”

只是,舍与不舍之间,牵涉到“空”与“破”的观念。假如看不透“空”,那就不能言“破”。因为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心经》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说明了一切形象和物质,荣华富贵等,都不会永恒。所以只要看透“空”,就很容易看“破”。那我们就不会为名利而活,也不会因得失而挂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