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苟合

吵什么吵,不是都来了么?

民联三党为了回刑法,做了一场翻脸大戏,在峇东埔补选中依然拥抱了。

月亮党对蓝眼说,你不是反对我的回刑法么?要我来,先道歉。

于是他们有了一次秘密会议,于是月亮党就来了。

另一方面,月亮头坚决重申回刑法必将落实,口头上绝不马虎,其他人假装没听到。

已经宣布与月亮绝交的火箭青年团更赤裸裸:为了这场补选,大家先合作,选后再绝交。

有这等事?典型的苟且,典型的苟合。

可怜,这些垃圾道理将成为我们未来的行为准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