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色燕子楼:团圆梦的主角

刘德华大抵自《桃姐》开始,要走所谓“平淡而近自然”的戏路——《失孤》里寻儿15年的农民工,极力在外表上塑造出朴质气质;刘天王几乎达到满分,只不过开口说话,也就露馅了。

不知为何,香港演员极富明星光芒,魅力非凡,可是在语言上的掌握往往让人难以信服一一刘氏的华语算不错,可是那口音就教人不相信他是安徽人。

但即使严格一点的要求,刘在此片倒是极尽“克制”了:一个长期的“人在路途上”风尘仆仆,摩托车上插着寻失踪孩座童的塑料旗子,远途跋涉,耐着性子,一有歇息处,便上网看帖子,几乎有可能性的地方皆去遍,各外对他释出善意的陌主人一个个记在本子上。

原以为片子会卖力刻划拐卖儿童的画面,但很意外的,导演彭三源倒没有——不过是安排个母亲焦虑以近失常的徘徊街头,再让吴君如客串人肉贩子,抱住婴儿找买家,却不想竞拐回来的是女婴,不易出手,更倒楣的在火车厢生被认出,让乘客偷偷报警,马上被逮。

吴的戏分奇少,普通话不行,采用了配音,微妙的是其另一半陈可辛拍的《亲爱的》,亦是讲被拐走亲儿的真实事件,据说非常悲情,跟这《失孤》比,后者仿佛等于云破露金光,不止是善意,根本就是慈悲了。

还安排了刘天王巧遇和尚,“施食供僧”之余,还要一再问及自身心结………为何是自己的儿子被拐?相逢相认的希望还有么?细想人身血肉之躯,承受巨变,简直是命运播弄了,而刘一心的“人在途中”,其实便是一路感受孩子还在,他还担任着父亲角色,想来到底是可悯的。

找个理由互相依存

转折点是井柏然的角色——他是一个对比相反的位置,从小被拐卖,欲寻亲而不得,有怨恨有期待,是个内心与外在矛盾的男孩。

武夷山上的修车小子无意碰到了寻儿的大叔,自此涟漪不断——而导演处理得也近乎暧昧,两人似乎嗅到了什么,彼此身上都有对方最欠缺的气息,不止于“同是天涯沦落人”这样单纯,而是某个程度上,如果对方是儿子,他是父亲,不就完美了?而互相的渴望是血亲浓于水,处理得有点基情浪漫,看起来并不单纯——有些人觉得不写实,我想电影的拍法不止一种,一定要符合某些大师的“语言的”才是艺术?两人还一路的闹别扭,打打骂骂,不是亲人,也有点将就当亲人的味道。几乎要随时半路分道扬镳,可其中一人总是赌气了的赖着,找个理由互相依存着。

而后来井柏然终于认亲有望,回乡的那个场面,且哭且笑的是刘大叔,激动得一塌糊涂,代他圆梦的是这小子,预习了无数次团圆的画面,到底成真,不过他仍然不是梦里的主角。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