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手笔:亚洲别再看中国脸色

亚洲经济遭遇中国问题,最新出炉的制造业活动呈现萎缩,而北京当局日前也大砍存款准备金率,降幅是2008年来最大,凸显官员对经济忧心忡忡。这对习惯搭中国成长便车的邻国而言,也是鲜明的警讯。

全球经济乏善可陈

多年来,除中国持续成长的亮点外,全球经济乏善可陈。如今连中国也步履蹒跚,从首尔到雅加达的官员都应戒慎恐惧。

中国经济决策者正试图借宏观调控,引导史上规模空前的经济平稳著陆。他们或许觉得,除大幅降准外已别无选择。

2008年来,决策者倚赖大型基础建设计画与房地产荣景,来支撑疲弱的成长。但这些部门的产能已严重过剩,迫使习近平与人行行长周小川几乎全靠股市大涨来撑大梁。

这种策略是否难以为继,是另一回事。

牛津经济研究院学者史雷特(Adam Slater)说,经济政策若只仰赖股市,会升高严重反回馈效应的风险,例如呆帐、银行业问题和外国资本外逃效应。

万一中国经济崩垮,亚洲大陆各国势必立刻感受到冲击。中国经济规模9.2兆美元(约32.9兆令吉),几乎是日本的两倍,也是亚洲目前为止最大的。中国也是亚洲各国最主要的贸易伙伴。

中国经济走下坡,已逐渐暴露亚洲的弱点。

倚重内需增长

经历十年飞快成长,亚洲地区如今的扩张步调已回到2000年代初的水准。

史雷特说,新兴市场风险已增加,今年不计中国的成长率可能只有2%左右,甚至更低。

亚洲需要一套降低对中国依赖、更倚重内需的成长计划。此区辽阔又多元,很难开出对各国一体适用的处方。

但大致而言,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应开始行动,降低贸易壁垒、减少繁复缛节、打击贪腐、改善基础设施,并给区内制造的产品降税,以提升出口,进而带动工资成长。

中国崩溃对亚洲的杀伤力再怎么夸大也不为过,即使中国经济只是循序渐进地减速,也可能构成危机。

但对长久来推迟自立自强的区内各国来说,或许能因祸得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