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是挺平等?

马来西亚最近又上演了荒谬剧,可见双重标准在马来西亚所在多有。当一群示威者到挂有十字架的教会门前示威,要求教会拿下十字架,如此霸道的行为,却只有总警长对媒体“信誓坦坦”的承诺,若调查后示威者有罪,将以煽动法令对付。

我们只是看见警察总长的兄长微笑挥手面对媒体,到警局助查,警察总长强调其兄是以社区领袖身分到场协调。最后,教会把十字架拿下。于是,我们可以预见,这件涉及干预他人宗教自由,涉嫌煽动他人仇恨其他宗教的事件,将在官方的庇护下,不了了之。

令人吊诡的是,一群人又再次打着“挺中庸”的旗号出来,强调国家必须贯彻种族和谐和宗教信仰自由,来维系国家之本,必须严惩极端主义者。这番说词意正严词,正义凛然,让人尊敬。

弱势者越被边缘化

慢着,维系种族和谐,捍卫宗教自由,严惩极端主义者,这几点当然获得大众支持,而且希望政府加强实行,贯彻始终。然后呢?这样就足够了吗?只要维系和谐中庸就够了吗?

如果如此大义凛然,维护正义的话,为什么不是挺平等?

为什么不争取种族平等?公民的地位无论来自哪个种族,都没有土著非土著之分,只要是马来西亚人就享有公正平等的公民地位。

为什么不争取宗教平等?无论任何种族,都应享有自由选择宗教信仰的权利。

为什么不争取母语教育平等?无论任何种族,都可享有母语教育的权利,全民的母语都具有官方承认的地位,达到语言平等。

为什么不争取阶级平等?在富者越富,贫者越贫的M型社会,我们已经无法逃脱这股全球化中产阶级消失的浪潮,为什么我们总是看见政府高官奢华的婚宴,消费价值连城的名牌包包、手表,享用专机到处出国的当儿,人民要在马币缩水和缴付消费税的贫穷线上挣扎,努力挣钱?

社会安全网逐渐消失,社会弱势者越来越被边缘化,如此的不平等,都被视而不见吗?还要挺什么中庸呢?

为什么我们不见这群挺中庸人士,为勇敢到吉隆坡关税局质问总监的社运人士,要求当局公平和正视人民面临消费税的压榨?

冲突矛盾扫进地毯

他们挺中庸,无非是回应一些人士针对宗教、种族和语言等敏感议题的煽动行为,所以要中庸,不要偏激,来维系社会和谐稳定。为什么他们不问问,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议题如此敏感?

当局如此不公平对待两组示威者,一群是在十字架前示威的,一群是在关税局静坐抗议的。试问,如果挺中庸可维持社会和谐,那他们如何看待当局双种标准的不平等对待呢?

中庸,是把这些冲突矛盾扫进地毯下,却无法确切地解决当前问题,更甭说有历史渊源的种族、宗教、文化、语言、政治、经济、阶级的冲突矛盾,这些原本就源自不平等政策产生的敏感议题。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