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首日封话旧

那天到邮局买邮票寄信,也正巧邮政局公司发行纪念新邮票和首日封。由于是有纪念性的首日封、邮票。因此,已十多年不再购买首日封;也手痒痒想再染指昔日的最爱。

焉知,邮局职员表示,卖完了。因来量很少,甚至邮票也3款亦缺其一。

自从邮政局私营化而改成邮政公司,同时将出版新邮票与首日封沦为一种盈利的大企业。它也真的失去了其纪念意义与收藏价值。

往昔,邮政局一年挺多发售三、五封有重大纪念日、元首、苏丹、统治者周年庆及登基的盛大日子之首日封。私营化之后,真的的是一年有的没有的发行十多封,不少明显皆是没有纪念意义与收藏价值者。

喜欢倒贴邮票

我打从小学开始就学人收集旧邮票。而爱上首日封,那是离开学校而走入职场之后的事。

那些年,对收集首日封颇为专注,除了本国,也在新加坡及台湾开有集邮户口,每当他们有新邮票面市时,皆能在短时间内收到一个首日封及一套新邮票。喜欢台湾之首日封与邮票,其设计之精美,真可谓爱不释手……

那些年,我居住的地方集邮者不多,而当时的首日封一套皆多低于两块钱。因此,我每次都买10套。而很多时候,我皆将一套邮票倒贴。

记得先后两次,将最高元首与某州苏丹之登基纪念封之邮票倒贴,邮局职员在坚持说不能盖章。但最后在我的“乱仙”之下,他也不老愿意手起印落的完成任务。我不知那些倒贴邮票的首日封是否有特别之价值或收藏价值?但就是喜欢。

在往后的许多年,由于认识在邮局工作的廖先生,于是便交代他代买。这除了省缺依时上邮局采购的时间,也能获得由新山邮政总局之特别纪念章印章。

转卖首日封

丁秉龙是集邮票友,他时常到新加坡购买多国邮票、首日封。我独爱他的中国名人首日封。因此,他有的,我也有。可惜,很多年前走得匆匆……他也带走了我深爱、陶醉的中国人物首日封的来源。

自邮政局私营化,且毫无节制的乱发邮票与首日封之后。我深感收集首日封已越来越没价值。而依据市场邮票、首日封的价值,唯独我国是增长率最低者,不少甚至全无增值而令人问津。

自从不再买首日封而转卖首日封。这也算是机缘巧合,一些中学生颇颇找我割让首日封,我也重整数百封各种主题而选择那些认为舍得舍弃者,以加个10-20%的价格出售。诚然,那志不在钱,而在分享!

当学生群走了之后,又来了一位邻居的集邮者。他更是胃口大好的买走我欲出售的剩余者。偶尔遇见他,他老是询问我还有首日封卖否?

现在手上仍存有多少首日封,真不知道。而那些皆为非卖品,也是二、三十年前的战利品,似有价、实无伦的留给子孙们为永恒的纪念,可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