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文学:且说消费税

一个普通喉咙痛,以前顶多30元搞掂,现在竟要多收超过100%!这以后,害我很久都不敢生病,生了病,便自己当锺医生,还兼做药剂师,痛楚往往缠绵一月而不去。

消费税扰乱民间,酝酿之初,便山雨未来风满楼。有人说,世界上实行消费税的国家,大多是在经济情况最好的时候起始的。可这十多年来,我国经济风雨飘摇、每下愈况,而今强行实施,无怪哀鸿遍野,怨声不绝。

但是,主其事者却力称物价必降。那些坐冷气房的官爷们,一再猛拍胸膛如此宣传。有人批评,那只是讲爽罢了,事实上,你不必根据逻辑,也能推算得出,GST一实施,物价必然也会水涨船高。实在看不出,允许了大财团的产品起价之后,小商户会心甘情愿地降价。你以为小商户都是善心人?

什么东西都涨

早上去传统茶餐室叹茶,什么东西都涨,而且不止6%。他们连收据也没有发。问他们这是起价还是GST,有些结结巴巴、支吾以对,有些干脆说是起价;没有人敢说是GST。如再问为什么超过6%?嗄,这下可好,他们会扳起手指头,一一数给你听:糖起价了、面粉起价了、什么什么都起价了,所以我起价超过6%有何问题?这些听起来蛮有道理的说词,真令人招架不住,不得不落荒而逃。

去年,GST还未实施,但允许私人诊所专业收费。一次我喉咙痛,去看熟悉的医生,探了喉咙又听脉搏,说道:“行,只是小问题,吃几剂药便没事儿。”账单递来,是60大元。乖乖,一个普通喉咙痛,以前顶多30元搞掂,现在竟要多收超过100%!这以后,害我很久都不敢生病,生了病,便自己当锺医生,还兼做药剂师,痛楚往往缠绵一月而不去。如今再加上消费税,病情恐怕会更严重了。

龙虾免消费税

有关方面最得意的,是GST实施后汽油没起价。然而,它早已赶在消费税实施前,堂而皇之的起了价。那次降价,我怀疑只是做一场戏,因为我只享受了两次较便宜的汽油,便打回原形,纵使国际油价继续跌,也不见再度调降。小民尤其不满的,是沙丁鱼征消费税,龙虾则免。也许,这是当政者为民着想,要他们多吃龙虾,提高生产力,这片苦心,理应受到赞扬。

八打灵消费人组织的物价调查显示,实施消费税后,物价起了10%到30%,这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相当重的负担。可笑的,事前一些天真的专家还言之凿凿,只要商家配合不收10%服务费,消费税就不会撞击物价。这是慷他人之慨,你说,有可能吗?这话题报上正在热议,辩方力陈服务费有法律依据,不能贸然取消。有些官爷很有幽默感,他们警告商家“不许乱起价”,此“乱”字可圈可点,商家大可理直气壮地反驳,我哪里有“乱”起价,我是“好好”的起价。

起价合情化

糟糕的情况还有。许多基本商品原本豁免消费税,但不少连锁杂货店,甚至一些超市,都是把你购买的全部货品混加在一起打税,即使提出反对都无济于事。有豁免等于没豁免,你除了徒呼奈何之外,还能怎样?

政府每次允许大型商品(如电、汽油等)起价,或者推出新的税制,都为商家制造机会,让他们把起价合情化、合理化与合法化。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货物一起了价,就永不超生,要他们降回简直难如登天。官爷只会在冷气房发号施令,要对付这个,要对付那个,讲了就算。这年头,做小民真辛苦,难道“望河清”真有那么难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