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天下父母心许有为

小的时候妈妈问我:“你长大了之后要做什么?”

我说:“我想当教师。”

妈妈说:“教师还不够高尚,你应该读到博士,做个医生。”当时我们家所订阅的日报上常登有祝贺某某人学成毕业的广告,广告上通常会有一张头戴方帽子手拿文凭的照片,妈妈指着报上的照片说:“就像这样!”

做父母的,都希望孩子能功成利就,为孩子取的名字,也都透露这种盼望。然而,取名还只是个开始,今后要如何栽培鼓励就更重要。

小学时我最喜欢唱的是《天伦歌》,歌中有一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伦父母不只是要自己的孩子成功,也希望能看到别人的孩子也成功,甚至要尽力使到整个下一代每一家的孩子都能迈向更大的成功。

钱不够给大学费用

我家的三哥,是我们家族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这本是件大喜之事,但我们家境贫穷,每次三哥回家度假,当他要回大学之前,妈妈就一面数算钞票一面掉眼泪,因为所积的钱不够给三哥当费用。妈妈转头向我说:“我们家连养一个大学生都养得这么辛苦了,怎有能力去养两个大学生呢?你就别想上大学了吧!”我这才发觉我的家不是长江,有了前浪就没有后浪。

我从此再也没心机读书,当然没考上大学,别说做医生,连教师也当不成。我在报馆的市场部门工作,经常访问商家,大老板们都喜欢向我诉说他们的奋斗史,最常引用的是“天欲用其人必先磨其心志”。可惜的是:这些商家的下一代大部分都非常受保护,鲜少被磨练,也就难被天用了。如果一个人的成功,一盖上棺材便终止,而没有培养出杰出的下一代,那是很可悲的。天意是一个人的成功,应该激发更多人踊跃向前,使到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效果。

过年舞狮,要把狮头抬得高,就必须让一个年轻的站在一个壮年的肩膀上;我们民族要抬头,成功的商家也必须让年轻的、肯奋斗的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即使这是别人家的孩子,也要扶持。

祖父改姓重新做人

听说我的祖父是个舞狮的高手,他一跳能跳上三张重叠的桌子,年轻力壮从海南到广州谋生,在码头的路边卖菜。当时的警察常向路边的小贩索取“保护费”,有一次我的祖父和警察起了争执,他年少气盛,怒气上冲,一脚踢出去就把警察给踢死了!为了保命他立刻拔腿逃跑,跳进一只正在开启的货船,就给载到马来半岛。恰好有个许家的寡妇在招夫婿,条件是后父必须也是姓许,我的祖父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他就成为许家的新丈夫,改名换姓隐藏身分重新做人。他原来是姓郑,他和寡妇结婚后生出我的爸爸,却没能为郑家续后,只为许家添丁,我认为我祖父是正牌的天伦父亲!

我还没出世我祖父就归天了,他遗留给我的是讨厌争执、一有争执就想拔腿逃跑的个性,人们都称我是和平君子,其实,我是个有仇也不想报的非君子!

医治游子受创的心

我倒还喜欢教导,也爱行医,只是不在学校课室里教,也不在医院诊所服事;我教大家欣赏大自然的景色,还用颜料来为灰暗的生命加添光彩;我医治游子受创的心,抚慰哀伤的灵。我爱和平,也爱辅助没有能力上大学的年轻人活得更开心,更爱帮助年华老去的白发诗人重拾旧梦,用微弱抖索的声音高唱夕阳红。人生短短几十年,要活得灿烂必须寻回童真,抖去肩上的尘土,穿上鲜色的布鞋,心里哼着天上的歌,三步一小跳,即使天愁欲雨,我也展翅穿云寻觅晨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