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不怕消费税

消费税在一片反对声浪中落实,官爷安慰老百姓说,这项措施不会带来多大冲击,无异睁着眼睛说瞎话。

一晚到糖水档用餐,看到一幅奇景。这是一个不起眼小档,卖的只是普通糖水和糕点,不可思议的是,竟然客似云来,顾客大排长龙。这个臭水沟旁的小档,老实说食物既不精致也不可口,唯一的优点是便宜。一家几口吃个饱也花不了几个钱,或许是这个原因,在此非常时期异军突起。

同样的食物,在一家冷气设备,装潢高雅的餐馆里,加上消费税及服务费,价格可能高几倍。民众何尝不想坐在舒适环境,一面听悠扬音乐一面享用美食。消费税的降临,导致民众生活素质大跌,当然也不是全部人消费不起,至少最近大幅度涨薪的国议员,他们的收入还能维持高尚生活。

国议员尊贵可加薪

当听闻国议员漏夜为自己加薪,举国哗然。全民陷入水深火热之际,代议士却能独善其身,继续过着吃香喝辣的日子,岂不民怨冲天。

反对党一向都不认同国阵的提议,但是在加薪这一环节,他们不但举脚赞成,有几个爱钱如命的,还希望定期加薪,以显示国议员无比尊贵,高人一等。

拼命给代议士加薪,美其名高薪养廉,这是邻国的成功法则。这种做法表面上很成功,实际上民间也莫衷一是。不过大家也知道狮城是个怎样的国家,民众说话是没人听的。

国阵议员要求加薪无可厚非,因为民联常抨击他们四处“援交”,尤其热爱援交媒体,这笔开销很沉重,现有薪水远远不足。今次加薪,这些醒目仔静静笑纳,不敢多言。

民联议员,尤其是行动党YB十分清高,从不与人援交,社团组织要求赞助门儿都没有,因为他们知道,选民投票给他们,不是大家交情好,而是赏识他们能干,有才华。反之,民联经常主办筹款晚宴,向华社伸大手板讨钱。

既然民联议员开销不大,原有薪水应付日常消费绰绰有余,甚至有余钱存进虎头银行。大幅度加薪后还胃口大开,梦想定期加薪,便显得人心不足。一个人不懂知足,就算涨工资,也永远填补不了他们欲望的沟壑。

收入贡献不成正比

古代清官两袖清风,上头要加他俸禄,这些傻瓜说粗茶淡饭也饱肚,不上馆子不怕消费税,坚不接受。给他豪宅也拒绝,认为只要不漏水,室雅何须大。送二奶、小三服侍也婉拒,觉得一个贱内已够使。他们对物质要求不高,只想拥有更多时间为人民及国家前途思考。

代议士凭什么要求加薪,他们的贡献与收入成对比吗?当国家经济一蹶不振,股汇双跌,国债日增之际,一古脑儿把罪状推给首相,难道他们没有丝毫责任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