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低通胀矛盾

消费税落实迄今已逾3个星期,最混乱时期已经过去,人们现在感受着生活成本进一步高升,适应着零碎开销带来的些微消费税额外负担,只有在碰到一些想不到的突然开销,才会肉痛那消费税所添加的庞大额外开支。

报载某位执政党国会议员,最近将孩子送进专科医院动手术,面对数以千令吉计的消费税,他说他开始感到痛了,这是典型例子。

低通胀却加剧9倍

一般小市民目前只感觉到好像通货膨胀加剧了,那痛的感觉虽然不小,但却不很大。这是因为我们目前正处于全球通货膨胀偏低环境,这当然是拜国际原油价格去年大跌所赐。

统计局本周公布的3月通胀还不到1%,那却已经是2月0.1%的9倍,即0.9%。

当然,那是和逾5年来最低的接近零度通胀率比较,同时去年上半年通胀率也高达逾3%,比较基础偏高,今年上半年通胀率也就相对偏低。

这3月也刚好是落实消费税前最后一个月份,从消费税引起的涨价风,虽然不至于搞到漫天开价地步,但是要继续保持今年迄今为止偏低至不到1%水平,恐怕不容易。

首季通胀仅0.7%,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其中交通运输通胀就负7.6%,明显是因为1、2月汽油价格调低造成的冲击。

这还是在3月汽油和柴油价格每公升一律调高25仙之后。对于RON95汽油,这相等于调高了近15%幅度。

因此,3月交通运输通胀按年仅负4.9%,不像2月双位数萎缩11.8%,也不能和首季近8%萎缩相比。

当然,通胀率低落到1%以下,不能单靠在消费价格指数比重占14.9%的交通运输通胀数字,那比重占高达30.3%的食物和非酒精饮料价格变动数字,也很重要。

自国内汽油价格于去年杪开始浮动以来,食物与非酒精饮料价格涨势也开始走缓,于去年12月开始处于3%以下水平,今年3月更是缓慢至仅2.3%,这是自2013年1月以来的逾2年最低纪录。

核心通胀零度横摆

政府费尽心机,软硬兼施,祭出各种抑制价格高涨的条例和措施,向工商界施加压力,营造消费税前低通胀环境。

这刚好顺应国际燃油价格低落,造就全球偏低通货膨胀环境之势,政府顺顺利利成功的在低通胀环境中落实消费税。

消费税实施之初,物价在混乱中遭商家趁机调高,下个月公布的4月通胀率,就几乎肯定不会再保持这么低的水平。

不过,在政府特意不追随国际原油价格,没有于4月调高国内汽油价格后,涨势应会受到控制。

3月出口萎缩

其实,全球低通胀环境,意味外围国际经济情况欠佳,外需力弱,今年3月出口萎缩9.7%接近双位数就是典型例子。

通胀走低,已经处于接近通缩横摆边缘,扣除起伏波动较大的食物与非酒精饮料价格成份后,3月核心通胀仅0.3%,2月曾经负0.2%,通缩隐约,至少已经处于零度横摆的通缩边缘。

从经济增长角度,通缩比通胀更可怕。目前,生产人价格指数自去年9月横摆,10月起开始逐月萎缩,到今年2月萎缩5.4%,其中本地生产价格更是萎缩7.8%,入口价格仅负0.2%,形势很不乐观。

在通胀偏低时刻落实消费税,物价因此扬升,消费信心却低落,对经济更加不利,这过渡时期的阵痛看来无可避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