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自我实现的预言

上个星期日,雪州美丹花园发生了一宗50名当地居民在一间“教堂”前示威,迫使“教堂”撤下十字架。完全可以预料的,这些居民马上被套上“极端分子”大帽子。那些之前坚决反对煽动法令的,却要求警方用煽动法令来招待他们。

这50名当地居民“踢馆”,诚然是冒犯的行为,我们不要忘记,不值得冒犯的事还多了。其中之一是在网上流传的首相纳吉的”道教仪式丧事“。在这些谴责50名示威者极端的人的眼里,不是极端的行为,不会造成不同宗教信仰者之间的误解。诅咒人家归天,难道是华裔可以坦然接受的?

我想,这种选择性的谴责,是个潮流。不问是非,只问黑白。这才是我国各种族及宗教之间关系朝良好方向发展的最大障碍。这50名示威者,代表的可能还是那些谴责他们的人呢!

我在网路上,看到一些不认同这些居民做法的回教徒,对那些“一竹竿打翻全船人”感到不安,还有被冤枉的感受。不难想象这些比较开通的回教徒会趋于保守。这情况,与这些少数回教徒的做法,会让非回教徒对回教的偏见加深的情况没有分别。

圣典诠释各异闹分裂

我们如果不能如此看待,却把这当作是多数压迫少数的案例,那是个更严重的问题。

就在事发地点不远的住宅区,教堂、回教堂还有华人庙宇之间近在咫尺,我就不曾听闻过各信徒之间有什么问题。我相信,这才是常例,不是特例。各宗教信徒能够和平相处,最主要是懂得互相尊重。教堂到一个新地方,向邻居打个招呼,即使不是非做不可的事,但却是对邻居的尊重,可以促进信任。

任何宗教,都有比较激进的信徒。在同一个宗教里,因为对圣典有不同的诠释而闹分裂,有的走向极端。这不是回教的“专利权”。就基督教而言,门派不少。有的也不受正统教会承认。我所知道的,激进的教会也不是没有的。

往往,不少人把这些事件极度简单化,把基督教及回教一概而论,让一些政客就有机可趁玩弄。示威,是种表达自由。违不违法,让有关当局去调查,我们没有必要不要自我委任当法官。

十字架不会动摇信仰

说到当地有些居民害怕十字架影响他们的信仰,批评者认为教徒自己的信仰不强,才会有这样的心理。

我的疑问倒是:居民担心十字架会动摇他们及孩子的信仰,难道不挂十字架或者挂小一些的十字架,就会影响到你们的宗教信仰?我家隔一个小草场是个回教堂,每天都听到祈祷声,但这并没影响到我的宗教信仰,有时候还会欣赏祈祷者的嗓子和他们的中气。

抱歉,我是从佛教观点看问题的。卍常在我心中,那才是最重要的。

我看,这些动辄”大义凛然“的马来西亚人太幸福了,把小山丘堆想象成是座大火山。不幸的是,如果他们继续这么想,让自己觉得凡是回教徒,特别是某些巫统领袖参与的示威,都是“极端”的,火山爆发可能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