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以外:打架鱼

6、7岁时,我跟着比我大两三岁的阿昌,到田里捉打架鱼(斗鱼)。那是在稻米收割之后,农夫赶着水牛翻土之前。田里有很多烂泥小水坑。打架鱼躲在田埂边的小水坑里,周围有小草掩护。

公鱼一寸多长,会打斗,打架时身体颜色变得很漂亮。母鱼稍小,不打架,身体朴素淡咖啡色。一个小水坑里只“住”一条公鱼,偶尔也有母鱼在旁。凡是有公鱼的水坑,水面上就有一团白水泡,看去像唾液。

当我们轻轻推开小草,发现一团白水泡时,就会兴奋起来。仔细一看,公鱼就在水泡下静静的浮游着。阿昌小心翼翼的踩进田里,弯下身来,两个手掌并排打开,伸到公鱼的下面,然后慢慢的往上一兜,合拢起来,鱼就被捉到手掌里了。

我早已在田边采了一张野山芋叶,装满了水,阿昌立刻就把公鱼放进芋叶水兜里。不是每条鱼都那么容易捉,手太慢或太快,都会把鱼给吓走,躲进混水中,找不到了。

我们光着脚,短衣短裤,在大太阳下“工作”。蚊子咬嘛,拍拍赶赶就行了。田里有粗大的水蛭,会爬到脚指中间或腿弯上,毫无感觉的静静吸血。田埂草丛中的小山蛭,软软的身体,会无声无息地爬上身。它前端的吸嘴,一仰一摇往前一伸,点落到前方,然后立刻吸住,后端吸盘接着往前一挪,在吸嘴后面一吸,就这样一点一吸的爬到腿上或身上,吸饱血后才掉下来。

不管是水蛭或山蛭,被吸过血的伤口,会流点血,而且很痒。平常一个下午,能捉到7、8条打架鱼。我们平分,各带几条回家去养。几个周末下来,就有不少的鱼了。

因打斗而美丽

一个透明小玻璃瓶里,只能养一条鱼。在屋檐墙脚下,摆了一排小瓶子。瓶和瓶之间,有一张纸隔着。要玩的时候,我就把一张纸抽开,相邻瓶子里的两条鱼,互看几下就激动起来。它们的鱼鳃鼓起,嘴角两边打开。上下鱼鳍和尾巴,全开“屏”了。先是张开鱼嘴咬过去,咬到瓶壁。于是转身用尾巴扫过去。原来浅咖啡色的鱼身,慢慢变成蓝绿色,中间带点红。鱼鳍鱼尾也同时变得更加五彩缤纷了。越扫越凶,就是游不过去。

于是我把两条鱼倒进同一个瓶子里。开始时,两条鱼都被水冲昏,没颜色了。“醒”过来后,互相一瞧,火气就来了。两腮一鼓,尾巴就扫了过去,越扫越厉害,全身又变得美丽漂亮了。它们在靠近水面的地方“大打出手”。

尾巴扫得差不多时,其中一条鱼就迅速转身,张大嘴巴,向前一冲,一口咬到对方的身上。对方也不示弱,转身一口戳回来。然后又互扫尾巴,一来一往。

10分钟后,全身伤痕。有一条鱼招架不住了,转身就逃,鱼身马上褪色,鱼尾鱼鳍都收“屏”了。另外一条鱼,一身大放五彩,雄赳赳,全瓶大追杀。由水面追到瓶底,满瓶乱游。紧张刺激之余,我赶快把它们倒进一个大盆里,然后分开放回瓶子里去。

我有时也把最强的鱼带到村里一些小朋友的家去,和他们的鱼比赛。村里一些年轻的“大人”,也玩打架鱼。但他们的鱼是买来的。

几天后鱼翻身

我开始养打架鱼时,瓶子里的鱼,过几天就翻身,浮在水面上,饿死了。于是我到污水的地方,捞了一些蚊子的幼虫(孑孓),给打架鱼吃。又到脚踏车店去,要来一根从车轮上淘汰下来的细钢支,钢支一端是个弯曲的头。伸到水沟里的臭烂泥中,一挖一抠,就能带出几条粉红色的细小蚯蚓,放进小铁罐里。一个钟头后,就挖了不少,带回家去给打架鱼吃。蚊虫或蚯蚓,它们都吃得津津有味。

可是,几天后还是翻身死了。可能是水太脏了。于是我就经常换干净的水。后来在水里还养了一些水草,水就比较“干净”,不必常换了。从此鱼就活了下来(注1)。

两三年后,我“长大”了,就常常一个人,带了小铁罐去捉打架鱼。有一次,我看到田埂边有一团大水泡,已经变黄了。这就表示,打架鱼已在里面住了很久,长得“很”壮大了。

果然不错,我已经看到黄水泡下那条“大”鱼了,真兴奋啊。我两手轻轻的往水里一兜一合,捉到了!鱼在手中强力抖动,一下子就滑了出去,掉回水坑里。我赶快双手伸进去“追”,兜过来挖过去,水都浑了,还是找不到,觉得真可惜。

我的心不死,两手往田埂边挖下去。咦!在烂泥巴里摸到一条软软的东西,猜想应该是那条打架鱼。我用力把它抓住,拉出水面一看,妈呀!是一条水蛇。我立刻用力把它抛出去,拔腿就跑。从此以后,我捉打架鱼的兴趣就大大的减低了。

(注1)当时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也没有人给我解释。现在回想起来,相信是水里缺氧气的缘故。溶在水里的氧气,被鱼用完后,没有补充,鱼就被“窒息”死了。

写于加拿大魁北克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