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选总统

7年前,在党内竞选提名总统候选人的希拉丽败给奥巴马,当不成总统只好屈就当国务卿。日前她宣布,再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

不到黄河心不死,前总统克林顿夫人希拉丽重作冯妇是预料中事。她说,美国民众需要一位捍卫者,而她要成为那位捍卫者;并称,美国可以迎头赶上,保持领先地位。

美国人挑品牌

《华盛顿邮报》民调,共和党参选人中只有前总统小布什的弟弟杰布什略被看好;相对的,民主党的希拉丽看好度则显著。《基督教箴言报》以“美国的政治王权”为题说,2016年总统选举或成为布什和克林顿家族之间的又一场较量。文称,美国建国的一个基础是推翻特权,美国孩子从小就被告知,任何人都能当总统;然而美国史上,选民总是挑有“品牌”的政治世家。弗吉尼亚大学学者指出,美国人的矛盾是一方面希望小木屋里走出来的苦孩子能干大事,可另一方面却又被富裕的贵族吸引。

希拉丽或进或退完全是美国民众的家务,不劳外人置琢。值得观察的是美国反映了选举的一个灰色地带:苹果就这几个,不管好坏,得选一个。如此,只好挑个较红的。

家族合纵联横

国家元首是天底下最稀罕的职业,一国就只有一席,全球不到200个。居万人之上,掌握全国资源,管理众人之事;大国领袖的话语语动作,甚至穿越国境,波及全球。

权力有如鸦片烟,很叫人过瘾,上去了就不肯下来。中东产油国,亚洲的朝鲜,仍然沿袭几千年前父传子,子传孙,以血统定一尊的封建制度。而标榜民主的地区,则由政治世家轮番坐大。“家天下”残迹斑斑的,除了美国,印度有尼赫鲁家族,日本由五大家族轮流上阵,计有麻生、鸠山、福田、小泉和当今的安倍,而安倍下台后又卷土重来,让人看花了眼。等而下之,日本的国会议员中有40%世袭。这种情况,往往是家族将自己手中的席位运作亲属的结果。

选举很昂贵,不是有才能就进得去的行业;没钱造势,或没管道撑腰,根本就连脸都露不出来。在传媒不断的立体化后,选举逐渐沦为演艺活动;口齿便给、动作麻利、头头是道、再加上家族背景的,往往就占上峰。因此,许多人选举时说是才华洋溢,上台后才被投他一票的选民发现是个庸才,上了贼船。

选举往往就流为猜谜游戏,灵巧的政客也往往把最关键的经纬建设刻意含糊,给自己留下游移的空间。希拉丽提出的“美国民众需要一位捍卫者”即是其中一例。另一个窟窿是什么样子的选民就产生什么样子的领袖。选民的水平也往往把不适当的民粹、媚民政客推上大位。

精英政治凋零

民主政治除了选贤与能失落外,迄今仍未建立一套评估领导人实际业绩的机制;简言之,承诺过什么?达标没有?常见的是坊间的媒体社论、言人人殊的名嘴,和自以为是的街头抗争。

国家领袖必须是个极度宏观,有魄力制定国家大方向的精英。除了有能力向国民“推销”国家政策外,更必须是个勇于提出进度表,以达标为最终目的的实践主义者。国际大企业如此的高手比比皆是,而政治圈则相对的飘零。显然的,政治的门太狭窄,也太复杂,精英进不去。有论称,美国一流的人搞企业,二流的人搞政治。

各国近年来的投票率越来越低,民众对政府的厌恶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信任;许多领袖在当选时采声满堂,经过一阵子就沦为票房毒药。

民主治国的理论完全正确,无可置疑;而治国的机制,则毋庸置疑,出现了灰色地带。

“我要选总统”门槛天高,如何给政治这个行业一新气象,有待俊者现身说法。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http://www.worldstt.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