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白垚:从容临阵 谈笑除魔

大哥对儿女的管教并不严厉,但总会适时地作出纠正或引导。他对弟妹亦如是,而且都言简而意赅。

我在刚开始工作时,曾埋怨“上司很难侍候”,他便指出“把工作做好,才是我们的职责!”而当我于1992年罹患第三期肠癌时,他常来电关怀,并用8个字来给我加油打气:“从容临阵,谈笑除魔。”使我能及时地在戚戚惶惶中,检视和调整自己面对恶疾的心态,进而可以较正确地去作出应对和处理。

于2000年底,我接到大哥的来电,他平静地说:“细佬呀,我不是很好,得了你当年同样的病,刚动完手术,需要化疗。”我立刻想到自己接受治疗时的艰苦难耐,第二天就与妻子匆匆赴美。希望能与大哥随时分享一些抗癌的经验,妻子也可以在饮食调理上帮个忙。

化疗后5个月相处

在日夕相处的5个月里,兄弟俩难得地可以那么直接的互动和交流,他使我清楚的体认到,对待那恶疾,他竟真的能够那样的“从容”!

在那段日子里,我读了好些他已发表和未发表的作品,在我的眼中都是佳作,认为他病愈后应该再重新执笔写作(他赴美后已疏于动笔了),并把历来的作品整理后结集出版,以饷读者同时也可留个纪念。他说以前很多发表过的诗文都已散失了,而对再执笔为文他是心动的,毕竟那是他最大的兴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