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商报民意调查:未明确交代商民都混淆 逾半民众:服务费不合理

(马六甲23日讯)因消费税牵涉出来的服务费风波,尽管内阁决定服务费照走,但又未明确交代是否须遵守之前的两项规定,以致业者及消费者甚为混淆,本报针对服务费进行民调,超过51%受访者认为,征收服务费不合理。

根据政府之前的规定,相关业者必须张贴收服务费告示和与员工签定的合约,唯今次政府却没有清楚讲明。

本报针对服务费课题向甲州60名各阶层民众展开民调,其中31人(51.7%)认为不合理,28人认为合理,另一人认为视情况而定。

大部分受访者认为服务业本来就是服务顾客,点茶捧餐是基本服务,是员工的工作范围,不应该另行征收服务费。

“若部分餐厅收取服务费,那么是否所有的小贩因为捧餐,也需征收服务费?”

自助服务也征服务费

有者认为,业者不应该强制征收服务费,应让顾客视服务好坏给小费,况且10%服务费过高,加重消费者的负担。

“况且一些餐厅列明自助服务(self-service),但是也征收服务费,真的说不过去。”

此外,一些受访者也表示,若觉得不合理,以后将不会再光顾有关餐馆或酒店。

有者则质疑有关服务费最终是否将被列入员工的部分收入,或是全进入业者本身的口袋?

至于28位认为合理的受访者也声明,若有关服务费作为员工的福利,尚可接受,否则是不合理,有者认为,餐馆或酒店已提供有关服务,并已列明征收服务费,就应该缴付;如果不愿意缴付,可选择无服务费的餐馆或酒店。

没贴通告
顾客多不愿付服务费

若果没有张贴相关通告(征收服务费和员工合约),单据却有列明要收,只有21名受访者(35%)将缴付服务费,25人表示不会;14人则视服务而定。

尽管如此,56人表示没有遇过因为不给服务费而与业者起争执的情况,只有4人曾遇过,并坚持不给就离开。

60名受访者当中,只有13人有给小费的习惯,占21%,另45人或75%则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另两人则表示,偶尔会给小费。

服务好会给小费——保险业者●邱昭中(33岁)

由于工作关系,平均一个月在外坡留宿一次,一般上都会给服务费,有张贴通告就会给。

过去不曾遇到因为不给服务费而与业者起争执的情况,若对方服务不好,则下次不会再光顾。

至于小费方面,则视情况而定,觉得员工服务用心,就会给小费。

为员工福利应付费——特许估价师●郑丰泉(32岁)

一般上我们都会付服务费,若对方没有张贴通告,却征收服务费,我也会缴付,唯下次将不会再去该店。

目前暂时没有遇过与业者争执的不愉快事件。我本身认为,若服务费作为员工的福利就合理,并提高员工的服务素质,否则就不合理。

除了服务费,我本身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没给小费习惯——饮食业者●马鸿达(26岁)

基本上我都会缴付服务费,过去本身也和业者没有发生争执事件,不过却曾目睹有位顾客因为不满意员工的服务而拒绝缴付,最终老板也明理接受。

我认为,若是自助服务的餐馆就不应该征收服务费,对消费者不公平。

至于小费方面,我本身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视服务给小费——五金业者●高铭良(69岁)

我本身都会付服务费,也不曾因此与业者争执。

服务费若作为员工福利则合理,若消费者不能接受则避免去有关餐馆用餐。

一般上,我也会给小费,看场合而定,服务好则会多给。

用纸巾该缴费——工厂主管●柯新庆(42岁)

是否缴付服务费,还需视对方的服务而定,如果对方的服务费作为员工福利则可接受,当作收费的一部分。

一般上,若去餐馆,对方准备花生、纸巾等都视为服务费一部分,既然使用了,就该缴付。

小费则视对方的服务才给,一般上,若消费者前往高消费处享受,则不在乎这一些小钱。

没通告拒缴付——市议员●魏世康(50岁)

若对方没有张贴通告,我不会缴付服务费,对方应该张贴,让顾客了解。

过去多有给服务费,不曾与业者争执,主要是价格已经算在账单内,只能以后选择不再光顾。

我认为服务费并不合理,因为不清楚是否作为员工收入的一部分。

同时,我也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