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二三事

董总陷入争斗的两派被定名为当权派与改革派,以叶新田和邹寿汉为首的称为当权派,但却不能完全掌握权力,因为他们处处受到制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董总的权力架构已变成民主行动党模式,秘书长的权力大于主席了。但见秘书长在发号施令,行政总执行长则俯首听命,不允许主席和署理索阅文件,据说是因为怕他们泄密,却不怕秘书长、行政执行长以及电脑操作员泄密。这样的推论真是一派胡言歪理,董总也因此出现胫大于股的怪现象。

以傳振荃为首的称改革派,却又不知道他们要改革些什么,来来去去就听到他们要叶邹两下台,马哈迪尚有1MDB、蒙古女郎这些话题作逼宫理由,董总改革派却什么话题都没有,就是一味叫叶邹下台,既如此,称之为夺权派更恰当吧,因为他们就志在夺权而已。

夺权派大将杨应俊从马六甲赶到加影兴师问罪,责问叶新田为何“拷问”行政部职员,他事先已召集大批记者到场,显然要给叶新田好看。不料,甫一接触才发现没做好功课,“拷问”职员的并非是叶新田,杨老落入无理取闹的窘境。

在下还有疑问要请教杨老和所有做老板的人,假如你们的伙计不听从指挥,你们有责备他的权力吗?伙计有吃里爬外的迹象,你们有权去调查真相吗?倘若认为上司无权指示下属工作、老板无权调查有嫌疑的伙计,天下还有什么事比这更荒谬的?

纷争勿涉行政人员

董总两派纷争不该牵涉到行政人员。

我赞成这个主张,但首要条件是行政人员须严守中立,不可投靠任何一方;假如自己不中立,要帮助这一方打倒另一方,那么给上司“拷问”是咎由自取,因此,被“拷问”者别恶人先告状。

董总行政人员有无倒向某一方?我相信大多数关心者看得出来。孔婉莹说管理厕所也是一种专业,不是逼害,这样就请孔小姐以身作则,放下原有职位,自动很专业地去管厕所,如何?如果她本身都不干,那又如何叫别人接受这样子的专业?孔小姐要自圆其说也请拿出高明一点的说词来。

孔小姐还说,为了华教发展,她无意辞职。孔小姐把自己抬得太高了。

槟城某独中董事长说,叶邹不下台,董总就会乱,因为夺权派不肯罢休。这可奇怪了,叫夺权派的人下台岂不也可息争?难道不肯罢休、无理取闹、讲歪理就是要人家下台的“真理”?这又是歪理。

董总纷争是夺领导权

董总纠纷闹到现在还不能解决,因为夺权派有11个华团撑腰,傅振荃在1月20日说欢迎叶邹接洽协商和解。惟不到2个星期的时间就改口说双方没有和解的必要,为何这样快就改变立场?就因为有这11个华团为他撑腰。

过后,叶新田一再声明可协商和解,傅振荃则一再否定。

我曾说过,董总纷争并非是路线之争,纯是争夺领导权,是属于家事,华团不宜介入支持任何一方,否则就如同火上加油,董总纷争不能和解,这11个华团“居功厥伟”焉。

傅振荃现在要请华团出面阻止叶邹“干扰”行政部。原来傅秘书长只要华团做有利于他的事,而不是做双方各有得失,全盘和解的事,傅秘书长果然是聪明人。只不过,其他华团并非唯恐天下不乱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