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立法议会:民联议没表决感谢御词 议长大臣斥不尊重森最高统治者

(芙蓉22日讯)森美兰州14名民联州议员因今日在森州立法议会上并没有表决感谢严端施政御词动议,因此被议长拿督阿瓦鲁丁及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斥不尊重森州最高统治者。

在经过一番的施政御词辩论后,今日结束的森州立法议会,在午餐前进行表决施政御词动议,在议长阿瓦鲁丁询问“赞成”(setuju)时,获得全体国阵议员举手,不过在“反对”(tidak setuju)及“除外”(dikecualikan)时,并无人举手。

为期3天的森州立法议会是于今日下午3时50分结束,而在结束前也寻求通过一项有关回教的法案,13名民联州议员(除了小甘密区州议员阿米鲁丁)是举手“除外”,而在会议结束后,森州议员反对党领袖陆兆福说,由于法案是关于回教,因此才举手“除外”。

会议结束前也进行休会演词,不过由于申请辩论的州议员太多,因此议长使用会议常规不让武吉甲巴央区州议员谢琪清及汝来区州议员阿鲁古马参与辩论。

可是在马口区州议员周世扬及宁宜区州议员阿都拉曼辩论后,轮到爪西、柔河及利民济州议员辩论时,他们却异口同声表示“放弃”。

不过,14名州议员没表决施政御词成为宁宜州议员阿都拉曼在辩论休会演词时挑起,而在议会结束后,陆兆福、阿瓦鲁丁及莫哈末哈山成记者追问对象。

议长盼获全部州议员赞成

阿瓦鲁丁说,其实感谢严端施政御词动议是属于一项重大的动议,所以希望如此有威望的动议能够获得全部州议员赞成,不过民联州议员却没有表决。

他说,当时他提出3个选择供州议员表决,并没有“第四”选择,可是民联州议员在3个选择中并没有举手,所以当时也一再确认。

他也说,民联州议员在辩论施政御词时都说“赞成”,所以也显示他们是赞成,可是在进行表决时,却“不出声”(senyap)。

他说,表决时“不出声”是不应该发生,他们应该要有立场,不过投票是个人的权力。

他说,根据记忆,之前并不曾发生,民联是第一次没有表决感谢严端施政御词。

他也说,如果有关的动议是属于发展政策的动议,是可以有“第四”选择,可是这是感谢严端施政御词。

森大臣感惊讶

森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说,他也对此感到吃惊,因此在午餐后也向反对党领袖陆兆福询问,当时他发现陆兆福也同样感到惊讶,所以对方可能“看漏眼”而没表决。

无论如何,他说,可能是反对党已习惯,所以在表决时不会举手。

不过,他说,感谢严端施政御词并不是政府的动议,而是感谢严端,所以很惊讶为何他们(民联)没有举手赞成,也显示不尊重严端。

陆兆福:不应蓄意挑起
不表决在国会习以为见

森州政府计划落实50%土著房屋固打制的政策,成为了民联14名州议员今日不表决“感谢严端施政御词”动议的导火线!

森州议会反对领袖陆兆福指出,州议员在权力不表决动议,所以这项行动不应该视为课题,有关方面不应该蓄意挑起课题,因为不表决在国会内是习以为见。

他今日在森立法议会后,接受报界询问时,作出上述表示。

他说,其实之前的州议会上,也曾放弃表决感谢严端施政御词,并不是每一年都赞成,因为要视御词所提到的政策内容。

他也说,严端的御词都是由州政府准备,所以每次立法议会开幕,都是由大臣把御词呈给严端,由严端读出,御词内容并不是严端的立场。

他说,民联州议员在辩论时都有提及感谢严端到来开幕,而且也接受他的劝告,不过是否要表决动议,通常都是在大臣总结后,才决定是否要举手赞成州政府的政策方向。

他也说,多年来,如果满意州政府的政策,都是会赞成,尽管这次同意大部分州政府的政策,可是却不满50%土著房屋固打制的政策,所以有保留,因为认为这是会影响政策的方案。

“我们是不认同政策,并不是不尊重严端,所以不能够认为全部的州议员都一定要赞成;我们不选择议长所提出的3项选择,而且不举手不等于不参与,在国会是没有问题,不会出现争论。”

他说,森州议长才做两年,所以并不知道国会常规,而且反对党在国会感谢最高元首施政御词时也曾保持沉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