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回教国”之道

我们内阁中的一个“聪明人”最近说,妇女加入“回教国”组织,因为她们寂寞。其实,妇女如果感到寂寞,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健身、俱乐部、回教堂、教会等等,这些设施通常都在她们附近。这不能解释为什么参加“回教国”的男人比妇女更多。他们甚至可能更寂寞吗?

大马回教发展局已宣布,他们将对“回教国”的影响力发动全面的战争。当然,这是一件好事,应当支持。不过,对于任何一个外界的观察者,太容易看出该局的良好意图将失败。这种意图和现实之间的鸿沟就是太大了。

大马回教发展局可能认为,对“回教国”发出回教法学家的宗教裁决是正确的行动。首先,这几乎没什么作用。其一,大部分人不知道任何这样的宗教裁决;其次,“回教国”召募人将不理会这样的宗教裁决,因为不管怎样,他们显然不尊重大马回教发展局的权威。他们自己的关于为何加入“回教国”是好事的宗教裁决或者意见,对某些易受到影响的人——男人或妇女——更加具有吸引力。

学习接受不同信仰

说采取暴力不符合回教,当然是对的。要当烈士般死亡,尤其是自杀同时杀人,也是回教禁止的。不过,止于把恐怖分子定义为仅仅是拿起武器,施行暴力的人,是不足够的。我们需要更加整体地探讨“回教国”问题,以及它针对谁执行恐怖行动。

首先,“回教国”攻打谁,并施加暴力?他们迄今已用恐怖手段对付几乎每一个不认同他们的人,不管他们是别的回教徒,尤其是什叶派,以及不认同他们的逊尼派教徒、非回教徒平民如雅兹迪人和基督徒、外国人道工作者,以及几乎任何拒绝表示忠于他们的事业的人。

恶劣对待本土难民

因此,我们必须教导年轻人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接受他人有不同的见解与信仰。当每天就有某人因为见解或者信仰不同而受到迫害,只因为不认同占主导地位的信仰或政府,或者只是持有不同的意见,那么,我们怎样做到上述的事呢?如果在国内,我们毫不包容与我们意见不同的人,我们如何解释“回教国”如何这样暴力地对待信仰与观点的不同?例如,“回教国”对待叙利亚什叶派跟我们在这里所做的,除了暴力的程度之外,还有什么差别?

这种暴力事件已迫使许许多多叙利亚百姓逃离家园,超过300万人已逃去邻近国家,加剧了他们本就呈现紧张的社会的负担;另有6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意味着他们被迫离开家园,在国内寻找躲避“回教国”的地方。不过,随着“回教国”扩展所统治的领土,这些人必须不断迁移,寻找安身之处。想想这种感觉是怎样的:一直担忧,不确定如何养育他们的孩子,没有保健护理、学校和工作。“回教国”也毁掉叙利亚的基本设施,以便人道援助人员甚至不能抵步帮助这些陷入困境的民众。

为什么我们对于这些难民不置一词?为什么我们不帮助他们?当我们对邻近类似的情况表示同情时,那为什么我们如此恶劣地对待我们自己土地上的难民?

接着是“回教国”对待妇女的方式。“人权观察”组织根据对逃离“回教国”的妇女和女孩的访谈,发表一份骇人的报告。她们诉说在“回教国”占领区对妇女的有系统的绑架、强奸、折磨和谋杀。这些妇女多数是叙利亚一个小社群的雅兹迪人,不过,有一些也是回教徒。一些可怕的事件涉及年仅12岁的女孩,被成群的“回教国”兵士强奸。许多人被卖掉当奴隶,“回教国”声称这样处置战俘是符合回教的。

言行不一必定失败

要在国内反击“回教国”,我们因此需要教导年轻人尊重妇女和女孩。我们应绝不容忍用暴力对待妇女和女孩,不管她们穿着什么、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当妇女因为对各项问题提出不同的意见,就受到强暴威胁时,大马回教发展局却沉默以对时,我们怎样教导年轻人?为什么妇女只因为发声,就一直受到攻击?

这是为什么大马回教发展局对“回教国”的战争将失败的原因。马来谚语说:“言行不一”或者英语的“不讲到做到”。不过,还有另一个字可描述:虚伪。

(葆丛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