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专栏:国家卫生服务的巨变

最近新闻报道,马大医院的明年年度预算大幅削减,从5.1亿令吉减到3.87亿令吉,一次过减了1.2亿,这是一次巨变,四分之一的经费被削减之后,马大医院还会是我们所熟悉的医院吗?大幅度的经费萎缩,影响医院本身的素质,肯定在很多方面不可能提供以往的服务及药物。科研经费不到位的情况下,我们还有能力训练下一代的医生吗?

马大的预算是最先公布的,如果据理推测,国大医院及其他的政府医院或也遭遇同样命运,那是一次影响深远的巨变。这晴天霹雳的改变来得不是时候,国家刚刚开始了消费税,很多病人为了避开高昂的医疗费,而从私人医院转进政府或大学医院,人潮汹涌在萎缩的经费下,服务的质和量肯定会下降。在得不到良好的设备及经费支持之下,服务的素质就会开倒车,长远来说病人别无选择,只有选择私人医院或出国求医。

我们千万不能重复邻国的错误,对自己国家的医疗服务失去信心,只有选择出国求医。

任意提高药物价格

最近民联提出药品价格管制,我觉得是个很好的意见,在私人医院工作时,常常会有心无力,因为药品价格昂贵,病人无法负担而无法得到最好的治疗。有时候货比货,一些用来救命的药品被院方大幅度提高,从30%高于零售价到几倍都有。

在英国及其他先进国家,药品价格被政府严厉控制。我国药品价格是纯商品,但是价格不被控制,院方任意调高价钱,往往在别无选择下,病人完全没有讨价还价或选择的余地。

让我很意外的是,政府严厉控制着医生们的收费,但是对于药品价格却任凭院方谋取最大的经济利益。君不见医疗保健的股价每年都步步高升。医疗保险公司在赔偿时,会紧盯着医生的收费,但是对于药品价格离谱的飚升,反而不出声,而造成药品价格在不同医院相差很大。

这次国家卫生服务的巨变,是不是时候,我们应该重新考虑国家医疗服务的何去何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