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友人即对手

没有了惠施的“抬扛”,庄子喟谈:“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以为言矣!”(〈徐无鬼〉)

质,就是“对”,今言“对手”。庄子失去的不只是一位朋友,而是处处和他作“对”、“为质”的人,两人的“对质”成了中国哲学史上最精彩的诘辩和对话,处处机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