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怡 跨过无助岁月

李欣怡,既是DJ、主持人,也是作家、填词人,更是一位歌手,说她是“才女”也不为过!这些“标签”对她而言,原来都是表达着她对文字的热爱!

她说:“其实都是一个整体的,不能够被切割,无论是主持、唱歌等,同样是源自文字,都是表达的一种方式,我很幸运,因为这些不同的身分,让我看得更多、感受更多。”

Q:大多数人眼中的李欣怡是勇敢、独立、自由的新时代女性,你自己又如何评价?

A:(笑)认识多年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是一个怕事的人,就是尽量不招惹是非、可以隔绝就隔绝的一个人。我并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勇敢,或是那种会想去尝试新事物的人。我怕高、什么都怕,我就是那种典型的“讲话大声胆子很小”的人。所以,有时在面对一些新的事物时会想很多,结果处于一个十分自我保护的状态。嗯,我就是那种因为怕被欺负,所以会放出很多假象给人家的人。但,那是以前的李欣怡,现在变得比较从容,比较不会想太多。(为什么?)以前为了不要受伤,做事比较小心,但之后发现还是会受伤,既然还是会受伤,那就先做了再说,至少不会遗憾。

Q:李欣怡的首张个人EP词品创作集《现在……已经是以后了》,包含5首亲自填词的作品,加上全女班音乐创作人谱曲,可以说是为了女性而创作,甚至是发声的作品吗?

A:我自己的潜意识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但也不是发声,我只是觉得,像很多人的第一感觉,觉得你很勇敢、坚强什么的,其实我想说的是,再勇敢的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其实你可以把它显现出来,向别人求助,真的没关系!尤其是这年头的女生都太过坚强,男生不是经常说“流血不流泪”,现在的女生也有和男生一样的困扰。我觉得女生有一个男生所没有的特质,就是在面对任何的状况,不用以力打力,而是以柔克刚,可是当我们没有柔就无法克刚,所以我觉得女生要放松一些,以及适时让别人看到我们的脆弱,那真的无所谓。

Q:细看李欣怡填的歌词,似乎总有一句会让人有“中枪”的感觉,或许都是发生在你我周遭的故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A: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文字没有被修饰太多,像阿管老师(管启源)说的,市面上的情歌,相对的或许被修饰得比较美,以及比较能够让人接受。我觉得,当写一首歌的时候,它必须是一个故事,才能够让人投入,如果只是为了照顾全世界人的心情去写歌,或为了要引起共鸣而写,反而会让别人感受不到那个真实。而这些故事都是自己内化了再写出来,肯定会有一部分的自己,也有身边的经历。

不再为爱执着

Q:首张EP分享了很多不同阶段,甚至是分手前后对爱情的看法,这些都是你的爱情观吗?

A:我以前觉得爱情是互相依附着对方,但反而现在觉得爱情是,你在爱里面得到的满足感。它并不是一个交替的力量,有些人会觉得“你爱我”、“我爱你”就会很满足,来到这个年头,都是“我爱你”而我感到满足,某个程度上不太需要对方的回应。但如果是真正的爱,其实是一种付出和包容的心情。无助

Q:那是30岁前后对待爱情的不同观点吗?

A:这是最明显的转变,以前二十多岁时会自我想象一个画面,我要一个怎样的男朋友或者是我要一个怎样的伴侣,因为我的画面是这样,这个人要加入我的画面。而来到30岁之后是,我要创造怎样的画面,我要对谁付出我的爱,他值得我去付出,而不是他来配合我。我会觉得,30岁之后主导权在自己手上,所以会更加地轻松。(之前比较依赖对方?)在对方身上想要得到一些,而现在是我可以给些什么。

Q:30岁的界限似乎是一个很可怕的分水岭,你认为是吗?

A:曾经我也这样子,哈哈,绝对是。我记得我在27、28岁时,真的有一段不知要怎么办的感觉,曾去找年届30岁的女性朋友聊天,询问她们到底应该怎么做,要怎样继续过生活?我对她们说,我不会。她们就问我,你的工作是否出现问题?我说,没有。爱情?也不是。可是我就是有一种不妥和无助。之后她们很不负责任地跟我说,之后就会过去。我当时不喜欢这种不踏实的感觉,她们就会回我,你没有其他选择,还是会过去。然后,现在看回去,就能理解她们所说的话。如果现在有一个27、28岁的人来问我怎么办,我会跟她说,会过去的,而且你会很感谢那一段的无助,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会感到无助是因为我们想要控制些什么,可是去到30岁的时候,你会很从容地去面对任何状况。而这个“提升”才是让你面对任何状况的最好的一个实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