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贷车贷教育费全靠它 延迟全领公积金咋办?

(八打灵再也21日讯)有得选也等于没得选!雪隆区生活水准高,人民为生活所逼,平日要多存钱也难,唯有寄望到了55岁领取公积金应对日益沉重的生活开销,若当局限定要60岁才能领取全额,恐叫人撑不了!

在城市打工的一族无奈大叹生活开销逐年提高,尤其是近年通货膨胀率更让他们大感吃不消,家庭收入扣除房贷、车贷、育儿与教育费后,生活费所剩无几,根本无多余金钱储蓄。

因此,公积金成为他们中年后的寄望,以领出公积金作为生活费、子女入大学等费用,若调高年限,必会影响未来生活安排。

通胀导致无法储蓄

公积金局昨天提出两项选择供会员探讨,包括在15年内逐步调整全额提款年龄至60岁,或维持55岁提取全额存款,若之后有工作者,每月的公积金将纳入另一个户头。

《南洋商报》记者今早就上述课题走访八打灵再也及吉隆坡市民,就这群受访的城市人来说,以上选项看似可供会员选择,但是实际上,通货膨胀已导致他们平时难有储蓄,所以预计自己老时都会动用到公积金应对生活,包括生活费、子女入大学等费用及购屋等开销。

因此他们不约而同认为,生活逼人,令他们根本没有选择,所以60岁的限定,让他们大呼无法接受。

大部分受访者坦言,薪金不高,扣除生活开销,已所剩无几,私人储蓄只占薪金3至5%而已,有者甚至零储蓄,在钱不够用的情况下,多数有家庭者都有计划在55岁后取出款项清还房贷、车贷、缴付孩子的教育费等。

有者也称,现代人生活为“多赚个钱”而拼搏,有者可能挨到40多岁就病魔缠身、有者则较为迟婚,因此只望捱到55岁领出全额公积金应付医药费、儿女教育费等,这都是政府需要考虑的事。

刘国泉:措施欠完善应收集民意再检讨

雪隆刘氏公会会长拿督刘国泉局绅认为,公积金局今日公布的建议措施欠缺完善,所以公积金局有必要在收集民意后,重新审查这些建议措施的可行性。

“公积金是一个民众开始工作后,就一定要开启的一个官方储蓄户头。每一分钱都是他们的血汗钱,更被视为是退休金,而今管理这个户头的单位,似乎有意控制他们动用这笔钱,岂不让人动怒?”

他通过文告指出,公积金局多次改变提款方案,出发点是希望会员在退休时拥有足够的养老金,但多项调查显示,会员在退休前已取出公积金作为房贷、教育费,试问退休时户头还能剩下多少。

“与其多方设措施延缓或控制会员提取公积金,不如教育会员们理财规划。

多办理财规划讲座

“只有观念上改变了,自然就会付诸于行动。

“短期内无法改变会员们的想法,但一些适时的理财规划讲座或计划,相信能起一定的成效。”

他认为,灌输理财规划重要性,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从学校教育开始教育新生代,未来一定可以改善面对公积金不足应付退休生活的问题。

非以条例拖慢领款政府应灌输正确理财观念

受访者认为,公积金的耗尽不在于年龄限制,而是个人理财问题,政府应设法灌输国人理财观念,非以条例去拖慢公积金的领取。

此外,有者强调,国人薪金不高,普通介于2000至3000令吉,缴纳额不高。为此他们认为当局有必要去探讨,公积金每月应缴付数额,追上现在与未来的生活指数。

他们也认为,政府应设法让国民提高薪水才是最佳方案解决未来钱不够用,而非一味通过限制领取公积金的年龄。

至于一些已经过退休年龄的年长受访者指出,政府推迟领全额的措施是好,而且将钱存放在公积金局利息比银行高,不过他们认为当局必须一并提升及加以宣传会员的福利,以便真正造惠到会员。

不应有年龄限制●刘志强(39岁,送货员)‘

只是打工一族,平时收入都用在我和父母的生活开销方面,根本无能力储存,早期父亲要动手术,还依赖公积金第二户头支付医药费。

因此,公积金绝对是我退休后的唯一依靠;惟我觉得该笔钱是我们辛苦赚钱所得,政府应让会员视个人情况领取,而不是设定年龄限制。

例如我的工作是相当耗体力及长时间,身体无碍肯定能做就做,若是55岁时周身病痛无法工作,却因年龄限制无法提出本身公积金,倒不如求死?

此外,薪水过低,如今户头才6、7万令吉,但目前市面一碟杂饭收费已6、7令吉,这笔钱到退休能增加多少,维持多少年生活,才是我所担忧的?

政府应设法让国民提高薪水才是最佳方案解决未来钱不够用。

孩子教育恐受影响●陈伟耀(33岁,摄影)

工作可持续做,但不赞成把公积金全领限制调高至60岁!如今都市人生活压力大,为了打拼,到40多岁已周身病痛,只望捱到55岁领出公积金养病。

同时现在人也迟婚,30多岁才生孩子,55岁时孩子成功升上大学需用钱之际,若提高至60岁才能提取钱,孩子教育肯定受影响。

钱要谨慎使用

我不认为限制全额领取年龄有利会员,一个人只要有财务管理,无论身上有多少钱,都要谨慎使用,不会今朝有酒今朝醉,钱散人安乐,反而会积极投资,让钱生钱。

公积金与其限制领款年龄,不如从小教育国民理财观念来得更有效。

提高缴交额应付通胀●陈诗颂(28岁,助理)

公积金领取对我而言,无论55岁或60岁,都是遥远的事;若有急事发生,还不如趁早储蓄。

因此,我每月会把薪水4至5%存起来应急,惟近年生活费高涨,加上我是游子,除了供车,还要租房及承担大部分生活开销,有感未来退休更加钱不够用。

至于公积金的储蓄能否在退休后,全面辅助生活也不得而知,希望当局能按薪水比率及年龄,让会员把现有11%的缴交额,再往上提高一点,以应对未来的通货膨胀率。

提供优惠鼓励续储蓄●骆荣芳,65岁

我是认为到了退休年龄后,应有余额在公积金局持续储蓄备用,但这要胥视个人退休后的经济负担来衡量。我也希望当局提升惠及会员的福利措施,以便持续储蓄。

比如,公积金局其实有提供2500令吉死亡抚恤金措施,我希望这措施也能够惠及达到退休年龄后,仍有持续储蓄的会员。

对长者利多于弊●林明珠,70岁根据我的经济状况,我认为持续在公积金局储蓄,对年长人士仍是利多于弊,毕竟公积金局派息率比银行储蓄来得高,当然前提是公积金局能否给予会员更好的福利。

早期踏入职场社会的薪水都不高,公积金局储蓄自然也低,但同时又持续有摊还房屋供期需要,提取公积金局储蓄显然是为应付经济,现在公积金局提供加强和改善建议,当然程序要处理好。

比如公积金局提供延长派息年限由75岁至100岁的建议,公积金会员需做好遗嘱规划,其实许多人迈入老年都忽略这点,公积金局款额在会员逝世后无人提取,也时有所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