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榴槤叔叔——陈怀安律师

企业家的孩子不好当,这话怎么说呢?拿我家3个女儿为例,她们小时候跟着父亲出席大小场合,所认识的叔叔伯伯特别多。这样的情况就像我刚到马来西亚来,一个晚上可以遇上整百位新朋友一样,尤其生意人的长相都大同小异,金丝眼镜加一个小啤酒肚,要分辨他们,实在有难度。我感同身受,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涉及“没教养”的嫌疑,我教她们一套以前自己觉得还行得通的方法,让她们能记住谁是谁。

取外号认人

这方法其实很简单,首先是根据陌生人样子的特征而动脑筋,也可以从他们重覆的行为而取得灵感,替他们改一些有趣又容易记得的外号。当3个孩子读中学时,因为同学太多,我就沿用这方法去辨认她们,效果还不错。记得有一年她们一班同学做冰糖葫芦到学校义卖,我就根据她们当晚在我家负责准备的材料替她们改名,如酸梅、番茄等。她们毕业已多年,现在各自投身社会工作,但是她们每次到我家聚会时,我还是以食品代号来喊她们呢。有趣的是,我当年是负责烤台湾香肠的,她们这班黄毛丫头到底有没有替我改“香肠”或“肥肠”之类的外号呢?

说起坤成中学,我们一家都是鼎力支持华文教育,3个女儿都是独中生。周边很多朋友都为推广华教而站在同一阵线,这包括我们相识多年的好朋友陈怀安律师。他是我们集团的董事兼法律顾问,也是金狮百盛基金的信托人。当然也就是列入需要“搭配外号”的长辈之一。

送名种榴槤

他6尺高大魁悟的身材对当年还是小孩子的女儿来说真是“高不可攀”,但是他和蔼可亲的声音却把这距离拉近。孩子们对他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他常常送榴槤到我家来,而且都是极上品种。我有幸参加过金马奖和金曲奖,但是第一次尝到获金奖的红虾榴槤(当时还没有猫山王)是全托陈律师的福。看着一个一个挂在榴槤上的荣誉标记,幸福的感觉记忆犹新,这话说起来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小孩从那时候开始每次见到他就称呼他为“榴槤叔叔”,多么有趣的外号!却完全不符合他庄严的外表。

怀安兄为人慷慨,榴槤再贵只是为了对好朋友表达心意而已,我相信他连自己是“榴槤叔叔”也未必记得了。今天,以他在法律界的名望以及在中总举足轻重的地位,我的孩子们是否应该重新考量为这位叔叔取一个更洽当、更贴切的新外号呢?

下期预告:任宜嘉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