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障碍必须清除

董总的纠纷拉拉扯扯纠缠一年多,华社无不感到极度烦厌,一个号称撑着华教斗争大旗的组织,竟因内部的问题演变成个人权位的争夺与捍卫。

许多令华社羞愧且痛心的事一件又一件的摊在阳光底下丢人现眼,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一年多来,事件的演变连篇累牍,不绝如缕令人心痛,但从最近法庭的判决后所燃起的另一轮战火,活生生的让人看出恋栈权位者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为的是保卫本身的权位而不是华文教育这个民族千秋大业。

在民主法治社会,法庭是裁决是非的机构,法庭下了判决,任何一方都必须遵守,按照民主法则竞选,输了就走。

华社绝不容许个别领袖因一己的权慾,摧毁华社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维护华教组织。

一个团队分裂两个阵营

董总今天的斗争,是怎样的一种面貌,是怎样的令华社汗顏?当权派一而再,再而三的耍手段“保卫”,但大家心里明白,当权派保卫的是什么,说明白了是当权派领导人的地位与权势,根本不是在保卫董总,保卫民族教育事业。也许,华总过去的几次选举是最好的范例,应该成为当下董总权争的最好教材。

方天兴曾经挑战林玉唐失败、陈友信挑战方天兴失败,但这些华团领袖有闹成今天董总这样不忍卒睹的局面吗?他们今天仍然关系良好,丝毫没有将选举的事情变成个人的恩怨。

从一个团队闹得分裂成两大阵营,董总当权派以华教大业不容被侵蚀,引发吴三桂的论调。但是,当权派应当深入反思,如果今天的权斗引发华教陷入不可收拾的境地,究竟这是谁的咎过?谁才是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

当权派的支持者可能要郑重反思这次的争端,华文教育是华族的根,是华族坚守不渝的命脉,所有的华教斗士必须在这个时候认真反省,要有强烈的是非感,不可为支持而支持。

董总领袖不可自我伟大

涉及这次争端的各派人士必须谨记,董总是维护华教的堡垒,大家必须看得更远,吸取这次争端的教训,重新整顿将董总办得更好。

大家必须知道,整个华社都是华教的捍卫者,他们出钱出力,无私奉献的精神才是值得赞赏的。

董总的领导者应该认清事实,他们是在执行全体华族或华社赋予捍卫和发扬民族教育的的责任,这些领袖都可来可去,没有人是不可取代的。

这些也许在本身的眼中是“伟大”的领袖,其实是自己感觉“伟大”而已。

任何一人退下去,必定会有人愿意接手承担起维护母语教育的责任。

董总的纠纷,当下已变成是华教发展的一大障碍,这个从领导层掀起的风波,蔓延到整个华社的基层,乱象纷呈的这个局面,谁来收拾残局呢?

董总1954年8月22日成立以来,历任领导人无不苦心孤诣经营,在全国华社的支持之下,撑起华教的旗帜,树立起凛然的形象。

众目睽睽骂架丢人现眼

最近,叶新田与杨应俊在董教总教育中心公开骂战,让媒体攝入镜头并满天满地播放,身为华教最高组织的领导人,不识大体的行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这是何等的悲哀。

至于说邹寿汉审问行政人员的行为,如果正如行政部首席执行长孔婉莹的说词一般,这是霸道的行为。

身为董总第二号人物,难道对同事最起码的尊重也不懂吗?董总行政部负责独中统考、统一课程、师资培训和升学辅导的工作,负有艰巨的任务,他们的专业必须受到尊重。

如果邹寿汉的“审问”手段近乎恐吓,肯定对职员的心理造成严重的打击。

华社绝不能坐视行政部这个具有专业水平的团队受到破坏,因为这些人尽心尽力的奉献,才塑造起董总这块金字招牌。

仇者快亲者痛,这是一句老话,但这老话里蕴藏着的是中华文化至深的道理,继续纠缠不休,但却毫不理性的的争执与斗争,绝不会让华社前进,反而将会拖垮华文教育这些年建立起来的基礎。

障碍必须清除,而这些的所谓障碍,正是当下争执不休且令人厌恶的董总诸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