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记事 书店的血路

在东京的商店街,一手创立只有5坪大书店“日暮文库”的原田真弓,忍受着三餐不继的营业额,依然坚持信念,反抗大型书店和出版社的变相霸凌,捍卫别人无法抄袭的个人风格行销——用心对待每一本书,用自己的方式将每本书交到客人手中。

迎战“电子书时代”,极力主张“纸本”优点的淳久堂的福嶋聪,以新书书店销售人员的观点研究书店,敢于批判实体书店业者消极或轻视电子书的影响与冲击。

在和歌山“只有百人的村落”经营“井原心灵小铺”的井原万见子,无论怎么辛苦,仍坚持腾出时间,为村里的孩子们说故事。她开书店,但不是坐在店里等人上门,而是主动走进村路,用口述,把书摊开在孩子们的世界。

爱书人开书店的生存之道,是自己当主角;卖书人的书店生存之道,是客人至上。在日本鸟取追求并实践“市街书店”的“定有堂书店”老板奈良敏行,对书店没有伟大的理想和计划,就想着在人群往来的地方,开一间“存在感一般”的书店,认识更多的爱书人,甚至送书给爱书人,因为相信施比受更有福。

在市街书店逐渐消失,书店角色越来越薄弱的现在,以上每一家书店、每一个书店人所捍卫的书店,都理直气壮地存在,背后也都有不同的故事和心事,深深地触动人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让人恍然大悟逛书店可以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每一个故事,都是真人真事,石桥毅史亲自走访后,公诸于世的书店故事——《书店不死》。

书店具社会责任社区功能

书名的日文原文其实是“本屋”,指的是过去个人独立经营的小书店,而非企业化管理的连锁“书店”,一些专门售卖旧书或专门主题的小书店,也包含在内。相较于台湾,这些年逐渐冒出头,遍地开花的独立书店和小书店,除了独立经营之外,还有着个人坚持的创业理念,对于社会议题、环境议题、女权运动、社会运动、弱势团体和儿童教育等方面,都长期关注甚至参与,使得书店不再只是贩售书籍的单一功能,也兼具社区活动中心、情报的交换及发言站、社会议题的行动串联、读书会和艺文活动空间。

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位于茨厂街文化街旧店铺的楼上书店咖啡馆“月树”,就是极少数的实在例子。单一书店难撑,咖啡香成了支撑的力量,书香与咖啡香相辅相成,并且赋予书店关心社会的功能,将人与书与社会的关系,串联起来。

有些书店背负着社会责任,有着强烈的使命感。小型的社区型书店,默默耕耘着小众的阅读社群,在街头巷尾、老街旧铺,掌起一盏盏文化的灯火,即使被书价折扣战压得毫无利润可言,即使受到网络书店和电子书业的夹杀冲击,仍秉持理念与意志撑下去,为的是延续书店精神——书店是人与书邂逅的场所,是有温度有对话的阅读空间,是亲手将书交到客人手上的温暖行业,无论多么艰难,总有某个角落,有一些人愿意从事这样纯粹的文化事业。

独立书店如何寻找生机

《书店不死》可以说是一本“实体书店业文学报道”,石桥毅史在受访者的身上,看到了一本书的畅销,背后经过多么复杂的运算,也看到了独立书店在连锁书店或综合商场的被迫下,如何死命地寻找一线生机,只为拥有特色的方式,维系书与书店文化。

在电子书逐渐抬头的时代,纸本出版流通业的运作系统,现况为何?在现实环境日益严苛的氛围下,书店的存在意义是什么?一些被认为“有特色的书店”里的店员、老板们,是以怎样的姿态继续经营“把书传递到读书人手中”的事业?

石桥毅史曾在出版社任职,而后担任杂志记者。凭藉着对书本的热爱,以及对书籍和书店业者背后执着热情的好奇,在成为自由撰稿人之后,遍访日本几家知名的特色书店、连锁书店及二手书店,专访书店业者及员工的工作心得,从中分析“书”和“书店”在今后的发展,以及应该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时代意义,从根本重新审思这种“传递书”的职业,存在的意义究竟为何?

有别于一般突出“大书店欺压小书店的不公平竞争和对立”的论点,石桥毅史更深入地发觉两者之间的共通性,人与组织的关系,组织与社会的关系。

比如连锁书店门市感受来自总公司的业绩压力,和小型独立书店感受来自出版社、发行商的财务压力是一致的。

连锁书店的员工,从新人阶段开始,在服从与冲突中学习,累积知识和经验,成熟后独当一面,为坚持自己所坚持的理念,毅然决然地脱离体制,独立创业。

【延伸思考】利用建筑和艺术为书店变身

书店是否真的不死,有人乐观有人悲观,在马来西亚的实体书店,却依然在小心翼翼地摸索,在书香飘零的网络时代,寻找一个脱困的出口。

今日中文书店所面对的困境,隐约透露的不仅仅是“旧事物”失宠的表象,而是令人堪舆的文化危机。除了网络科技、新概念书店及阅读习惯改变等严峻挑战,更大的忧患是来自“经济至上,文化让路”的国家发展模式,并长期对社会“潜移默化”,“不惜一切代价为发展,包括牺牲民族语言和文化”俨然变成了“共识”。

尚存的的书店寥寥无几,未来我们是要让自己失去更多的纸质,还是继续迷失在“牺牲文化为发展”的谬论中?同列为四小龙的韩国、台湾及香港,都展现了文化与经济可平衡发展,牺牲并非唯一途径,而是选择。

中文书店的前途和中文的世界地位紧紧相连,但最终关键还是在于国家发展政策是否只要硬体不要软实力?更重要是,社会的文化意识如何,对实体书店的心态究竟为何?

在文化保育思潮渐兴的年代,纸本书店的沧桑史,生存困境和意义,以及未来发展,都是需要迫切思考和关注的“文化急件”。再从另一层面看,纸本书店所面对的困境固然是现实所趋,但书店的未来并不全然悲情,只是形式可能有别于既定印象中的传统书店。

独立书店及咖啡座书店的出现,利用建筑和艺术为书店及空间变身,为书店注入全新元素,赋予新使命,新世代书店的存在形式,强调个性与主题,重视空间与互动。

网络与书店,不一定要成为宿敌,也可以是最好的战友。在网络间不断流传及推荐的“最美书店”、“必访书店”、“个性书店”、“创意书店”、“古典书店”、“书店时光”等等——所有的种种改变,都透露着书店新生的讯息,只是没有诚品的旅游商业华丽包装,也没有连锁书店的市场野心,而是低调地转身,个性化地互相帮助,相依为命,也让读书的人,安静地在各自的书香角落,汲取与沉淀。

书名:《书店不死》
作者:石桥毅史
译者:杨明绮
出版: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