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足红尘:烟雨西湖

匆匆赶到杭州,西湖畔已看不到桃红。寻着那“苏堤春晓”,可春已过去,只剩下一点点留在“柳浪闻莺”里,让那春夏之风摆动着细细的长丝。

我怔怔地站在柳荫下,有点失落,忽然听到鸟啼,精神不由地为之一振——唷,该称之为春莺啭吧。

是的,来迟了,错过了桃红,但西湖的风光仍然是旖旎的。只是没有了那“一枝杨柳一枝桃”的妖娆,有点失望。而离我最向往的“断桥残雪”却又远着呢!

春日渐暖,夏天将至,那么在春夏之交的西湖该看什么呢?当然是“曲院荷风”了,一般上也的确实是如此——在西湖,什么季节就看什么景。尽管西湖有所谓的十景,其实并不全是景,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时间和季节。

后来竟下起雨来了,是那种无声无息静静飘下来的细细的雨。赶不上桃红,断桥残雪又来早了,眼前的烟雨西湖,于是就成了主角。

撑伞走在苏堤上,两边都是水。雨落在伞上和湖水上,仍然是无声无息的。在烟雨的苏堤上忽然想起《白蛇传》,想起白素贞和许仙,哪里是他们邂逅的地方呢?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清明时节雨纷纷,白蛇与青蛇化成两个纤纤秀秀的女子,在西子湖畔的柳荫下躲雨。书生许仙见状,上前去用他的伞给她们遮雨,并邀共舟。

中国人最相信缘分

中国人是最相信缘分的,所以中国的爱情故事邂逅是“引子”。许仙与白素贞的爱情故事发生在烟雨的西湖。若没有这一段不期而遇的邂逅,莫说爱情发展不起来,连故事也无法繁衍下去。

《白蛇传》是民间传说,说不上谁是作者。即使是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里有〈白娘子永镇雷峰塔〉这一章,也只能算是整理加工,并非冯梦龙原创。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的品味——一个口传的民间故事,竟然会在选址上下足功夫——选上了杭州的西子湖畔。

要说中国的湖,论气势,论烟波万顷,论秀丽,论有致,除了西湖,还有长湖、太湖、青海湖,为什就偏偏是西湖?还要安排在烟雨中邂逅?这就是中国的品味与文化传统。讲究的是细致,是委婉含蓄,是温柔婉约,更关键的的还是:世间的一切都是有因有果的,绝非偶然;所谓缘分,是前世的因,今生的果。

《白蛇传》虽然是一个借伞的简单故事,但实实在在是一个“缘”字。且看,烟雨的西子湖畔,先是3人共伞,然后是一起同舟,这不就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写照吗?

许白二人邂逅于西湖,是彼此之间的千年等待,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回应,更是一拍即合的郎情妾意——伞不过是两人的借口。故才有后来的借伞与取伞的情节。下船时,许仙把伞借给她们,白素贞即时嘱咐许仙莫忘了明天到家里来取伞。

后来故事是如何发展的?众所周知,故此不必赘言。

上千年的渊源

白素贞是修炼500年成“精”的白蛇。爱上凡人许仙,这背后的本源,有着上千年的渊源——许仙是白蛇的恩人,说不清是第几世了,总之许仙救过她。

说西湖十景不光是景,而是时间与季节,我深有同感。许仙与白素贞邂逅于烟雨的西湖,那时是清明节;白素贞喝下雄黄酒显出原形,是在端午节;白蛇被法海追到断桥,镇于雷峰塔下。说明白蛇与许仙分手于断桥。而“雷峰夕照”,雷峰塔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已经坍塌了。消失了七十多年后再重建。恢复后的“雷峰夕照”,美景依旧,是否能寻得回往昔的梦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