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偷窃棕果串

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斯里道格拉斯说“该部去年共接获174宗棕果串失窃的投诉,今年至3月为止则有82宗。他并表示,从5月开始,全国棕油厂和收购中心的业者,必须每个月提呈鲜果串卖家名单给大马棕油发展局(MPOB),以遏制鲜果串的盗窃活动”。

最近这整十年来,棕油鲜果盗窃案,已经变成大多数油棕园主闻之色变的梦魇,就以西马的霹雳与柔佛州来说,棕果盗窃案已经达到无日无之的严重地步,园主蒙受无可估计的损失。部长说该部去年共接获174宗棕果盗窃案的报告,这个数字根本就是脱离现实。

这或许可以说,大多数面对棕果串被盗窃的园主,他们对园内的鲜果串被偷已经是习以为常,麻木不仁到不愿去向警方投报的地步。根据园主的经验,当他们在园内的鲜果串失窃向警方投报时,园主就得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等上三,四个小时,甚至第二天,警方才姗姗来迟到园地来调查与向园主录取口供,平白浪费了园主时间。报案手续办完后,也不见得警方会采取什么有效的行动,抓拿或侦破棕果偷窃犯归案!

无法解决园主疑问

事实上,在过去多次的园主与警方及棕油发展局就棕果失窃案的对话中,警方及棕油发展局都无法回答或解决园主的疑问,或为园主们提供良策以遏制棕果失窃案继续发生。

尤有进者,警方在回答园主的疑问时,甚至表示棕果的颗粒与形状都是一样的,当棕果偷窃犯将所偷盗的鲜果串,搬运出园主的园地范围时,园主如何证明有关鲜果串是从园主的园地里偷窃出来的?

如此推卸责任,令园主吐血的谈话,竟然会出自受过专业训练的执法队伍的官员口中,怎不教原本就目无法纪的棕果偷窃犯更加猖狂?

收集证据以将罪犯绳之以法,本就是警方执法人员的工作与责任,否则的话,同面值的钞票大小颜色都是一样的,那执法人员又如何去分辨与证明有关钞票是属于失主的?

售卖棕果须拥执照

毋庸置疑的,除了部长口中的砂拉越面对严重的鲜果串失窃案,西马的霹雳与柔佛州同样面对无日无之的棕果偷窃案。假如警方与棕油发展局能够严正执法,联手采取行动打击棕果偷窃犯,包括要求卖主出示售卖新鲜棕果执照,那些不能出示售卖棕果执照的人士,其棕果来源肯定有问题。园主若无售卖棕果的执照,已经触犯棕油局的条例,将面对被判罚款或坐牢或两者兼施。

每公顷油棕园的棕果产量都有一个额数,这也就是说,所有大幅度超出售果执照所注明的土地面积的棕果产量都是有问题的。同时,如果有证据证明棕果收购商,非法收购来历不明的棕果时,当局除了应该将之控上庭施予应得之刑罚,也应吊销有关收购商的营业执照,如此方能解决日趋严重的棕果失窃问题。但是,这样做将加重警方与棕油发展局官员的工作量,这种做法当然不受官员的欢迎,只是,为了打击棕果偷窃案的发生,除此之外,恐怕很难找出更好的办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