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古典诗词只写风花雪月吗?

有人直觉认为今人写古典诗词多是写些风花雪月,不尽然的。这次客居美国德州,元旦后4日遇雪,我一口气写了8首《咏雪》诗。除风花雪月外,我更借咏雪述史、述怀、针砭时弊。

下面的一首我借咏雪述古人:

雪花像白玉屑般碰击在窗棂上,且让我把发生在隆冬雪季的几桩韵史细说从头:柳宗元曾戴蓑笠、棹孤舟在寒江钓雪;韩愈贬谪潮州,至蓝关,遇大雪,马不能前,后得侄孙韩湘子以仙法渡其过关。孝子王祥曾解衣卧冰求鲤;苏武出使匈奴被扣,流放北海牧羊,渴饮雪、饥吞毡,持节不降。今夜寒侵枕簟,辗转难眠,起而吟颂彼等在隆冬雪季发生的举世无双韵事。诗云:

隆冬飘屑玉敲窗,韵史从头述几桩。蓑笠孤舟垂柳饵,蓝关谪马渡韩江。

解衣王子冰曾卧,餐雪苏卿节未降。枕簟寒侵眠辗转,挑灯颂彼世无双。

以下就是述怀:

马年告别,羊年开始,去旧迎新,时光不停流逝。漫天霜舞,天涯寄寓的我着实感到寒冷,但由于有嗣辈承欢膝下,使我这敲梦轩主人在冬天仍然觉得很舒畅。虽然寒侵陌上不见人迹,但我在窗前赏雪倒也十分怡然。由于可以酣叙天伦,故此虽在严冬亦觉温暖,既如此,我那里还会遗憾餐中“食无鱼”呢?

羊年伊始马年除,去旧迎新岁不居。霜舞天涯宾馆冷,嗣承膝下梦轩舒。

寒侵陌上人藏迹,雪赏窗前乐有馀。酣叙伦常冬亦暖,餐中何憾食无鱼?

隐晦的针砭诗

下面却是一首隐晦的针砭诗,可就得慢慢体会了:

枉有一片清廉正直的心,却被横来的风雪割碎了。怎忍看到大好河山被严霜酷雪封压,本想以香炉取暖及用香氤薰除污气,奈何香料已成枯烬。身居浊世,想寻找一片温暖安宁之境实属徒然作梦,正如在严霜覆盖着的残枝上又怎能看到鹊舞莺啼呢?雪片在天空纷纷飘飞,就如群魔在世间乱舞,何日才能等到春临大地,树木再度欣荣?

横来风霰裂肌肤,枉有冰心在玉壶。忍睹河山严雪压,欲销金兽冷香枯。

身居浊世空寻梦,霜盖残枝不见乌。飘似纷纷魔乱舞,春临何日地重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